作者: Julian 丨 Web3 World

7 月 7 日,加密貨幣社群驚訝的發現,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CZ)與 FTX 創始人 Sam Bankman-Fried(SBF)居然在推特上互相嘲諷起來了。

直接起因是 CZ 發推嘲諷 SBF 並質疑 FTX 可能沒錢了。CZ 表示,3AC 欠 Voyager 數億美元導致 Voyager 破產,(SBF 旗下)Alameda 投資了 Voyager 並從 Voyager 貸走了 3.77 億美元,為何 FTX 不還錢救助破產的 Voyager,而是無效的給了 3AC 1 億美元救助?

幣安

對於質疑,SBF 則嘲笑 CZ 是假裝在救助行業,並且不懂破產有關的法律知識。

幣安

全球最大的兩個加密交易所創始人為何在推特上互相嘲諷?曾經對 FTX 進行過戰略投資的幣安,為何開始懟起來了?

其實幣安與 FTX 的關係非常微妙,其變化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1、戰略合作的盟友期

2、仍是朋友的分手期

3、二虎相爭的摩擦期

本文將按照這三個階段展開分析幣安與 FTX 的關係,為何會從盟友到朋友再到起衝突?幣安與 FTX 發生的衝突根源在哪裡?

蜜月期:FTX 市值 2 年增長 180 倍

FTX 啟動於 2019 年第二季度,成立時 FTX 團隊股權估值 1 億美金,平台幣估值 1 億美金。在 2019 年 12 月 20 日,幣安宣布已對 FTX 進行戰略投資。也就是說 FTX 啟動不到半年估值就達到了 10 億美金。

幣安表示,除了對 FTX 的股權投資以外,幣安還長期持有 FTX 代幣(FTT),幫助 FTX 生態的持續發展,使其保持與幣安生態的發展並駕齊驅。

彼時衍生品市場被 BitMex 與 OKEx 等牢牢佔據大頭。靠競爭幣現貨起家的幣安,才剛推出合約業務。幣安希望通過投資 FTX 的方式加大生態佈局,幫助幣安在衍生品市場實現後來居上。雙方也是在這時度過了一段和諧的蜜月期。

幣安

FTX 也不負幣安所望,在衍生品產品與創新上大放異彩。FTX 在極低手續費的用戶體驗下,推出了以現貨、合約、槓桿代幣等為核心的盈利產品。

同時 FTX 推出了以 Move 波動率產品、另類 vix(波動率指數)產品,通過對傳統的金融產品進行映射的方法來吸引圈內用戶;同時推出股權通證、pre ipo 產品、預測市場類產品,來吸引圈外用戶。

與火幣、OKEx、幣安等大多數創始人是技術出身的華人交易所不同,FTX 創始人和大部分團隊成員都是 Trader 交易員出身(SBF 甚至不會寫代碼)。

FTX 團隊主被動的做市能力與交易能力彼時在幣圈可謂降維打擊,當時只有 BitMex 等少數團隊有此專業的 Trader 能力與背景。這也支撐了 FTX 的金融產品設計、合約市場流動性冷啟動、平台幣與市值管理項目操盤、OTC 做市等多個核心業務,是 FTX 成功的基石與原點,並迎來了第二次爆發。

到了 2020 年 12 月,SBF 透露,FTX 最新的估值已經達到 35 億美元,當年 FTX 的利潤將達到 7 千萬美元。成立不到 1 年半估值就從 1 億美元漲到 35 億美元。

再到了 2021 年 7 月,FTX 以 180 億美元完成了 9 億美元 B 輪融資,FTX 成立約 2 年估值從 1 億美元漲到 180 億美元。而 CZ 也在那時表示,幣安已從 FTX 的股權投資中完全退出,「退出是正常投資週期的一部分,是在良好條件下完成的,我們仍然是朋友。」

幣安

如果按幣安 10 億美金估值投入 180 億美元估值退出來算,幣安投資 FTX 回報達到了十倍。這也一定程度上可以印證關於幣安投資 FTX 賺了約 16 億美元的說法。

分手期:以後還是朋友

幣安與 FTX 的分手期,嚴格意義上來並不能按 2021 年 7 月雙方官宣結束來算。在這之前早有微妙的變化與縫隙。產生變化的原因,正是雙方業務擴張產生了直接競爭。

一方面,幣安從一個以競爭幣現貨發家的交易所,開始「閃電擴張」成為一個集現貨(主流+競爭)、Trade 做市、衍生品(正反永續/交割合約+槓桿代幣+期權)、法幣 OTC、生態業務(公鏈+投資項目等)為一體的龐然大物。

另一方面,FTX 也依託其專業的 Trade 做市能力獲利巨大,並在衍生品業務上逐漸超越 BitMEX 交易所,在現貨與 OTC 業務上也位於前列,在生態業務上重倉頭部公鏈 Solana 並廣泛佈局多個頭部 DeFi 項目,成為僅次於幣安的橫跨 CeFi-DeFi 的頂級交易所。

儘管 2021 年 7 月前後這段時間,幣安與 FTX 沒有產生直接衝突,但雙方業務早已高度重合,並直接產生競爭。

幣安

2019 年第二季度,FTX 以衍生品交易所定位成立;2019 年第三季度,幣安合約上線,此後先後上了正反永續/交割合約、期權等業務。

FTX(的前身是 Alameda)是做美元 OTC 起家,FTX 一直是最大的離岸美元和港幣 OTC 入金通道之一。2019 年 10 月幣安也推出 OTC 業務,雖然覆蓋全球 170 個國家和地區,但其主要業務仍為人民幣與離岸美元 OTC 入金。

2019 年 8 月,FTX 率先推出槓桿代幣,此後幾個月幣安也推出槓桿代幣。

2020 年 4 月,幣安宣布 4 億美元收購加密貨幣數據網站 CoinMarketCap;同年 8 月 FTX 宣布 1.5 億美金現金收購加密資產管理工具 Blockfolio。

2020 年 9 月,幣安宣布推出 BSC 公鏈,此後一年多 BNB 最高上漲超過 30 倍。2021 年 1 月,FTX 及其盟友以私募價數十倍的價格,從 Solana 大部分 SAFT 投資者、員工、服務商、社區以及基金會手裡,場外完成收購了總量近八成的 SOL 代幣,坐莊了公鏈 Solana,在此後一年 SOL 繼續上漲了最高 120 多倍。

2021 年 7 月幣安與 FTX 雙方結束投資關係,開始逐漸進入競爭摩擦期。

變路人:二虎相爭的摩擦期

‍幣安與 FTX 的摩擦一方面來自於雙方對現貨、衍生品等核心業務的市場佔有率的衝突;另一方面則來自 2020 年 DeFi Summer 爆發以來,雙方對生態佈局的競爭;但更高的維度則來源於二者戰略與文化的競爭。

顯然,Trader 出身的基因決定了 SBF 帶有強烈的靠交易打開局面的風格,風險偏好程度極高。有評論認為,FTX 更像一個大號的 3AC,常年高槓桿運行資金,會做出風險極高的戰略選擇。

而華人工程師出身的 CZ 則深諳人性,同樣的風險偏好程度極高,幣安卻敢於以不合規與賭場方式進行競爭與擴張,而不是加槓桿。這也是大多數中國加密項目方的經營邏輯。

在文化上, SBF 是典型的學霸+親民的雙重人設,可以說具有高精尖且不作惡的完美人設,是數字貨幣美國夢的代表人物。比如面對 SOL 與 FTT 初期持續的私募拋壓與焦灼行情, SBF 以近乎賭博梭哈的心態選擇將籌碼全部收回,並且始終保持高控盤度,最終形成了獨立於大盤且長期穩定上漲的走勢,所有投資人全部賺錢的情況下,將價格做得更高。正是因為做到了所有早期投資人全部賺錢,這也讓 SBF 標榜的「利他」人設至今屹立不倒。

CZ 則是典型企業家+極客的雙重人設,具有敢想敢干且精明過人的華裔膽魄,是從加密世界崛起的超級新貴富豪。比如 BNB 發行初期,幣安對早期私募籌碼進行了漫長的洗盤,BNB 一度破發。許多早期投資人與用戶被洗下車,幣安甚至還與紅衫資本等部分早期投資人鬧出糾紛,回收部分早期投資者的籌碼。後來幣安又修改白皮書,BNB 銷毀從二級市場回購改成團隊回購。後來 BNB 市值進入前十,但早期的幣安與 CZ 一直留下缺乏契約精神的過於精明印象。

幣安與 FTX 作為行業的老大與老二,兩者已從業務、生態乃至文化戰略展開了全方位的競爭。不過加密行業發展到今天,幣安與 FTX 都已有發展成為「大而不倒」的勢態,CZ 與 SBF 也成為加密行業非常重要的領軍人物。但無論如何爭吵,只有永遠的利益,我們相信加密行業仍將在各方共同利益驅動下繼續前行。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