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今年 3 月,為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微信公眾平台對炒作、二次售賣數位藏品的公眾號及小程序進行規範化整治,封殺多個中小型 NFT 平台的公眾號。當時就有讀者好奇,騰訊去年也推出自家 NFT 平台「幻核」,但為何其微信公眾號未受影響?

實際上,「去金融化」的 NFT 本身在中國目前並不違法,而微信的打擊行動也只是針對 NFT 的二級交易和轉售,目的在於弱化 NFT 的金融屬性,而為了跟加密貨幣劃清界限,包含騰訊在內的中國公司大多都已改用「數位收藏品」等字眼,且都不允許 NFT 的轉售交易行為。

紅棗科技執行長何亦凡曾透露,只要 NFT 跟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劃清界限,「在中國就不會遭遇法律上的問題」。

中國銀行法學會理事肖颯律師也指出,如果只是單純鑄造、發行 NFT,以虛擬藝術品的形式讓大眾收藏,這些行為是被允許的。不過,若是涉及到 NFT 的轉賣、二次交易甚至是多次交易,則可能會變成炒作,引發金融安全問題,因此容易觸犯法律。


作者:Cloud

7 月 20 日晚間,多家媒體報導稱,騰訊正計劃在本週裁撤數位藏品平台「幻核」業務,這一消息已傳達給幻核團隊的基層幹部。有消息人士告訴《預言家遊報》,此舉或與幻核團隊負責人、前騰訊新聞總經理王詩沐的人事安排調整有關。

騰訊

據公開資訊,該平台於 2021 年 8 月上線,彼時定位為 NFT 發售平台,首批上線的 NFT 為騰訊新聞旗下知名 IP「十三邀」的黑膠唱片 NFT,包含多位名人的語錄,並支持用戶進行「個性化鐫刻」,為藏品附上自己的名字,限量 300 件,每件定價 18 元人民幣,上線不到 1 秒即售罄。

騰訊

彼時,幻核團隊就已對外透露,幻核平台不支持第三方發布 NFT,亦不會開放轉贈和交易功能,僅在 IP 內容擴充和文化傳播方面進一步發展。

在相關政策法規調整後,幻核於 2022 年 3 月 22 日將平台內所有 NFT 相關字樣調整為「數位藏品」,禁止二級市場交易的規則不變。同日,早於幻核上線,隸屬於阿里巴巴旗下的鯨探平台進行了類似的調整,但仍開放 180 天後可轉贈的權限。

值得注意的是,關於藏品的知識產權,幻核在服務協議中聲明:「數位藏品的知識產權由發行方或其他權利人擁有,上述權利並不因您購買數位藏品的行為而發生任何轉移或共享。」

而在軟體服務層面,幻核的規定中也包括:「騰訊可能會根據需要更新或調整本軟體和/或本服務的內容,甚至中止、終止向您提供全部或部分服務。上述行為不視為騰訊違約,您無權要求騰訊承擔任何責任。」

騰訊

《預言家遊報》搜羅整理發現,鯨探等其他數位藏品發售平台亦標配類似的聲明條款,這也就意味著,目前玩家購買中國的數位藏品之後,所擁有的權利類似於購買遊戲裝備,數位資產的安全性高度依賴平台的穩定運行。

正因如此,有數藏玩家對《預言家遊報》分析:

以騰訊的規模和地位,不會突然讓它停擺,但未來是剝離出去運作還是等監管落地再復活,還得觀察觀察。

騰訊的第三盆冷水

事實上,如果幻核下線的傳言成真,這也已經不是騰訊第一次為野蠻生長的中國數位藏品領域潑來冷水,此前就已有過至少兩次。

最近的一次就在 7 月 5 日,與幻核團隊淵源頗深的騰訊新聞數位藏品頻道官宣暫停數位藏品的售賣服務,並在公告中留下了導向幻核的連結。此事一出,不少購買了騰訊新聞數位藏品的用戶在發行頁面的評論區要求退款,但平台方面並未給出進一步的處理方案,目前該頻道已經完全消失。

騰訊

也就是在這件事發生之後,不少數藏玩家還在對外科普幻核平台與騰訊新聞數藏頻道互相獨立,後者停運不影響幻核運轉,但半個月之後,這個猜測似乎也離成真不遠了。

再向前追溯,則是 3 月底幻核全面由 NFT 轉型為數藏平台之後,微信對一批以公眾號和小程序為主陣地的數位藏品平台開展的大規模封禁,被停用的公眾號中,也包括交易量極大、支持寄售等功能、被視為「二線頂級平台」的 iBox。

彼時,騰訊微信團隊對外回應表示,根據國家相關法規,為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微信公眾平台近日對炒作、二次售賣數位藏品的公眾號及小程序進行規範化整治。

騰訊

具體而言,對於數藏展示和發行的公眾號,要求其提供與合規區塊鏈公司的合作證明,對於小程序,則只支持展示和一級贈送,不可流轉。但《預言家遊報》長期觀察發現,此舉一出,大量中小平台轉向使用 H5 網頁進行推廣,仍能為用戶提供類似的服務。

就目前中國數位藏品發行與流通的現狀來看,絕大多數平台都在使用「公眾號+微信群聊+小程序/H5」的組合構建共識、組織會員和推動發售、空投等活動。

然而,3 月份的這輪集中合規監管影響又與全球 NFT 市場的熊市週期相重合,讓本來相對海外市場獨立運作的中國數藏市場也遭受連帶打擊,因此,數藏圈內一直對微信的做法頗有不滿。

但《預言家遊報》認為,在目前數位藏品市場尚未建立健全法規體系的現實情況下,這盆平台監管的冷水也具有一定的建設性,而面臨關停可能的幻核,更大的危機還是存在於其體系內部。

尷尬的幻核,是否應該去「賣鏟子」?

兩個月前幻核與徐悲鴻版權方鬧出的烏龍事件,正是其模式內在不足的一次外化。

5 月 23 日,騰訊內部發文任命王詩沐調任至 PCG 社交平台與應用線,全面負責其帶隊孵化的幻核等業務,整個 5 月份,幻核共發行了 9 款數位藏品,其中 7 款是在王詩沐調任後發行,其銳意進取之心可見一斑。

其中相當引人注目、單件售價高達 128 元並秒空的《徐悲鴻數字墨馬》藏品卻引來了時代悲鴻(北京)文化藝術中心的追責聲明,後者稱自己為徐悲鴻後人授權創立的獨立文化藝術中心,擁有「徐悲鴻」的相關商標。

騰訊

而幻核平台內的「品牌保障」區域則顯示,該藏品的品牌方為北京皇城藝術品交易中心。有律師在接受《財聯社》採訪時表示,由於徐悲鴻先生過世已經超過 50 年,其作品的財產性權利已經過了保護期,因此其畫作原件的所有者可以自主選擇與數位藏品平台合作。

從執行層面上來說,除了幻核,鯨探、人民藝術館、數字貓等平台也推出了徐悲鴻作品相關的數位藏品,但幻核的發售期又恰好距離時代悲鴻的聲明時間最近,頗有「槍打出頭鳥」的味道,幻核方面也並未對此事作出回應。

但市場給出的反應遠比一次烏龍事件影響更大,徐悲鴻事件後近兩個月,數藏玩家幾乎已經集體放棄了幻核,不少新藏品從「已售完」變成「已結束」,就是藏品滯銷的證明。

騰訊

預言家遊報從多位玩家處了解到,之所以會出現滯銷,一是由於幻核的藏品發售價動輒百元人民幣以上,入場成本高,二是平台嚴格的監管和運行機制完全掐斷了二級交易的可能。另一方面,版權開放的經典藝術轉化而來的藏品有大量平台在發售,幻核的藏品在審美上並無明顯競爭力,平台又不推進自有 IP 建設,這意味著「中國版無聊猿」也不可能出現在幻核。

但《預言家遊報》認為,且不論幻核此刻還在運轉,即便停運,也並不意味著整個中國數藏市場都將走向蕭條。台前的幻核如果倒下,幕後的騰訊區塊鏈,以及作為聯盟鏈存在的至信鏈也將長期作為數藏市場乃至未來中國版 Web3 的基礎設施而存在。

從公開披露的資訊來看,騰訊區塊鏈已經成為深圳當地乃至全國政務系統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早在 2019 年就已經從交通場景深度接入深圳的稅務系統。而至信鏈作為由騰訊、中國網安、楓調理順聯合建設的聯盟鏈,已經成為多家上市公司旗下數位藏品平台的區塊鏈服務供應商,除了騰訊系的 TME 集團和閱文集團,還同時為新華社、人民文創、北京市文物局和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賦能。

騰訊

在《預言家遊報》看來,在全國性監管法規尚未完全落地,上海、成都率先推出數位藏品一攬子激勵政策的情況下,紮根深圳的騰訊做實「賣鏟子」的生意,可能是當下更好的選擇。

但對於在幻核購買了數位藏品的玩家而言,「風險與機會並存」的道理總是要花費真金白銀來學習,即便在騰訊的平台上,也是一樣。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預言家遊報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