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Bien Perez

原文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編譯:比得潘,BlockBeats


編者按:

10 月 31 日,香港特區政府發表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闡明政府為在香港發展具活力的虛擬資產行業和生態系統而訂定的政策立場和方針。同時推出試驗計畫,包括 2022 年香港金融科技週發行 NFT 、綠色債券代幣化及數位港元。

新加坡在亞洲的崛起讓曾經亞洲幾大城市極其難受,當然包括香港。最明顯的表現莫過於 2022 年 9 月,幾乎亞洲的全球性活動均在新加坡舉辦,導致新加坡住宿成本飆升。但曾經的亞洲中心也沒有坐以待斃,這次發表的宣言僅僅是開始。看起來,經歷陣痛後,香港試圖重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Web3 是香港嘗試的一個重要方向。

很多人都表示,香港回歸後之於科技產業的二十餘年,是不斷錯過的二十餘年。之所以說是「錯過」,是因為香港並非沒有創新能力。

1997 年 9 月,香港八達通卡的推出,迅速成為了當地最受歡迎的電子支付系統,也成為了這座城市培育創新科技能力的象徵。

但到了行動網路時代,香港先中國一步推出了一款語音 IM 應用 Talkbox,最終卻完全被微信所超越;在更近的人工智能時代,著名 AI 獨角獸商湯科技原本就由湯曉鷗帶領的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團隊成立,但後來商湯卻選擇了紮根上海。不僅如此,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等高校每年也在向企業和學界輸送著大量人才。

香港科技產業的發展遲緩,起初部分人將其歸咎於 2000 年左右「矽港計畫」的失敗。

1998 年 10 月,當時香港特首董建華在其上任後的第二份施政報告中提出科技興港,要把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但這一項目卻遲遲沒能推進,一方面是因為政府在批地上話語權很低,另一方面也包括了當時美國限制半導體製造設備向香港的出口等。

但這些理由顯然不足以解釋後來的問題,在行動網路及 AI 崛起的熱潮中,有很多企業都是從 2010 年左右才開始發展起來的後來者。而在這些領域的失敗,主要還是源於香港的人力成本高、科技領域缺乏資本關注,以及產業鏈和市場的不完善等因素。

深圳無人機公司大疆(DJI)創始人汪滔,曾在第三任特首梁振英來考察詢問「大疆公司會不會遷往香港」時表示:「全球最好的產業鏈分工在深圳,最優秀的工程師在深圳,這裡的創業成本很低,深圳有最好的工業化體系,DJI 是離不開的。」

此外,香港的房地產行業、金融服務業、貿易及物流業和旅遊業,總共佔據了其 GDP 的 60%,導致資本對科技的關注度不夠。如商湯科技的人臉識別技術雖然誕生於香港,但其成長起來借助的資本與市場,依靠的還是中國。香港該如何破局,追趕已經失去的二十餘年?

不過如今,NFT 和元宇宙等 Web3 產業正在香港快速發展,逐漸湧現出了新一批以數位技術為首的新創企業,這座城市或將迎來它下一個「八達通時刻」。而去年,商湯科技也回到了香港在港交所上市,首日股價便上漲了逾 23%,令市場驚喜。

或許,香港將逐步摘下其「擁有創新能力但不具備創新土壤的標籤」,在 Web3 的賽道裡彎道超車。

香港

象徵著科技創新的「八達通卡」

當「八達通卡」於 1997 年 9 月推出時,這個本土誕生的電子支付系統成為了香港最引人注目的高科技應用,它也因此成為了在這個擁有世界級基礎設施、法治、有利營商政策和不斷擴大技術人才庫的城市中可以取得成就的象徵。

據八達通卡營運商稱,由於公眾的廣泛接受程度,使得這種非接觸式智能卡的使用範圍從城市的公共交通網絡成功擴展到了停車設施、隧道收費、學校、零售業,甚至用於住宅和商業建築的門禁控制等。此後,該技術還被中國、荷蘭、阿聯酋和紐西蘭的各種項目採用。

即使在市場上還有其他電子錢包可供選擇的時候,大多數香港人(約 630 萬合格居民中的 70%)去年仍選擇了八達通數位支付平台來儲存政府提供的 5,000 港元消費券。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香港共約有 3040 萬張八達通卡在流通。

香港

市民在深水埗港鐵站內刷八達通卡領取香港政府最新一批消費券

不過,在近 25 年後,香港下次「八達通時刻」的希望卻一直未能再次實現。

而實現這一願望最近也因一系列破壞性事件而變得複雜:香港的反政府抗議活動、中美貿易戰、新冠疫情、「動態清零 Covid-19」政策施加的限制,以及在最近的移民浪潮中,香港經歷了一系列的經濟放緩和人才流失。

新冠疫情加速 Web3 產業擴張

然而,在人工智能公司 SenseTime 和貨運物流服務提供商 GoGoX Holdings(前身為 GoGoVan)等公司近幾年的快速發展後,香港科技行業的一些研究表明,新一波以數位技術為首的企業可能會取得突破,並成為這座城市新的印記。

而最近,總部位於香港數碼港的大型遊戲和風險投資公司 Animoca Brands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蕭逸(Yat Siu)也表示,香港科技行業已展現了一些令人興奮的創新。

Animoca 於 2015 年 1 月至 2020 年 3 月在澳洲證券交易所上市,目前已對各種與 NFT 相關的區塊鏈公司進行了 200 多項投資,包括流行的 NFT 市場 OpenSea、NBA Top Shot 數位收藏品製造商 Dapper Labs 和元宇宙遊戲 Alien Worlds 等。

「在過去幾年新冠大流行期間,與元宇宙和 Web3 相關的產業,包括 NFT 都在起飛。在這個領域出現了許多新的新創公司,他們在 Play to Earn、虛擬房地產和電競等領域正蓬勃發展」,Yat Siu 補充道。

元宇宙是一個身臨其境的虛擬世界,人們的數位身份可以像在現實生活中一樣相互交互。Web3 是基於去中心化和區塊鏈的萬維網的新版本,區塊鏈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背後的數位帳本技術。

NFT 則是代表數位文件所有權的區塊鏈註冊數據的唯一字符串。因此,NFT 被認為是有價值的,因為人們可以像實物一樣購買和交易這些數位資產。

「NFT 代表了數位財產和元宇宙的未來,」Siu 還表示,「這個空間還很年輕,任何有進取心的人都有很多機會,這是人們發展事業和探索新想法時應該考慮的最佳領域之一。」

此外,擁有約 5,000 名成員的香港創業社群 StartupsHK 的共同創辦人 Casey Lau 同樣表達了對這個領域的看好:「總的來說,我認為 Web3 令人興奮,最終將觸及每個行業。」

緊接著,同時擔任亞洲最大科技盛會「RISE」聯合主持的 Lau 還表示,「儘管我們並沒有真正解決 Web2 中的所有問題,但與 Web1 相比,市場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不過我們仍需要繼續前進。」

NFT 和元宇宙業務在香港蓬勃發展

Web1 是網際網路的最早版本,它是在美國政府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的倡議下發展起來的。與此同時,Web2 描述了網路的當前狀態,它具有更多的用戶生成內容和易用性。

Web3 則將網路世界帶到了全新的水平,它使用去中心化網絡將數據的控制權歸還給所有用戶。目前,香港已經形成了一個充滿活力的元宇宙和 NFT 愛好者社群,藝術家們採用加密貨幣將他們的作品作為 NFT 出售,而各種卡通大頭貼項目正在爭奪人們的金錢和注意力。

香港

Degenerate Ape Academy 是 Solana 區塊鏈上一個受歡迎的 NFT 項目,他們在最近的聖誕節和新年假期中租用了中環的廣告位來推廣他們的 NFT。

此外,總部位於香港的 Metaworld Development 項目於 3 月啟動,旨在吸引人們投資 NFT。這些 NFT 是在元宇宙平台 Decentraland 和 The Sandbox 上創建的昂貴虛擬土地,Metaworld 團隊的策略是交易虛擬土地組合,將其出租給主要品牌,然後將資本收益分配給 NFT 持有者。

同月,《南華早報》宣布剝離了其基於區塊鏈的 NFT 業務,獨立成立一家名為「Artifact Labs」的新公司,將香港擁有 118 年曆史的英文報紙的藝術、照片和內容轉化為可交易的 NFT。作為一個獨立實體,Artifact Labs 還可幫助將包括學校和博物館在內的其他組織的財產變成數位收藏品。

其中,最初的收藏品項目——「1997 高級系列」,在 3 月份的銷售額達到 126,000 美元,這是使用一種名為 ARTIFACT 的區塊鏈元數據標准開發的。該標準是專門為歷史和檔案 NFT 所設計,建立在 Flow 區塊鏈上,並且同一個 NFT 的第二個系列在 4 月僅用了兩個多小時就售罄。

該項目的成功,表明了 NFT 的持續增長勢頭。根據區塊鏈數據平台 Chainalysis 的數據,過去一年 NFT 市場蓬勃發展,其價值已超過 400 億美元。

香港

區塊鏈數據平台 Chainalysis 的數據,2021 年全球 NFT 市場的銷售額超過 400 億美元

而本月早些時候,雅虎和元宇宙平台 Meta 同樣為香港新生的元宇宙行業提振了信心。Meta 表示,這座城市將作為試驗場,在那裡它將推出一些舉措,以探索虛擬世界在日常生活中的潛在用途。隨後,雅虎也宣布將推出一系列元宇宙活動,探索沉浸式廣告技術並將發布數量有限的 NFT。

投資風險提升,行業亟需監管

另一方面,香港國際律師事務所 Seyfarth Shaw 的合夥人 Paul Haswell 則表示,「雖然 Web3 和元宇宙預計將對潛在的本地創新以及更廣泛的網路發展產生影響,但還有其他企業更需要資金和政府的支持。」此前,Paul 一直為技術公司提供諮詢。

「香港的科技行業在兩個層面上運作。」Paul 補充道,「有一些華麗的新技術,比如 NFT 和元宇宙,這個領域產生了大量的新投資,還有創新者正在努力改變我們開展業務的方式、以及保護我們的健康和提升我們的生活。」

「不過,在投資一個貓咪 NFT 之前,請也考慮下投資一家健康科技新創或一家尋求應對氣候變化的公司。」此外,「與其使用 NFT 出售猿猴的照片,不如想想如何利用它們來徹底改變香港的各種紀錄系統甚至財產交易。」

目前,對 NFT 和虛擬世界的興趣日益濃厚,已使得該領域正成為欺詐和詐騙的沃土,受害者幾乎沒有追索權,監管機構一直未能跟上快速的市場發展。

不過今年 2 月,據政府運營的網絡安全監管機構「香港計算機應急響應小組協調中心」稱,涉及 NFT 和元宇宙的風險已被確定為今年需要關注的主要安全威脅之一。該警告表示,犯罪分子可以竊取敏感的用戶資料或訪問他們的帳戶以盜取財富,無論是在資產交易的地方還是儲存的地方。

同時,投資狂潮加劇了該領域的犯罪活動。Chainalysis 的數據顯示,去年被非法地址通過釣魚攻擊詐取的加密貨幣總價值達到了 140 億美元。而 6 月 6 日,香港證監會也表示,部分 NFT 構成必須受到監管的投資產品,並警告投資者投資此類代幣所涉及的風險。

人才流失問題凸顯,疫情緩解經濟將迎來復甦

此外,香港人力市場熟練的勞動力也日益短缺匱乏,人才不斷流失,尤其是在科技領域。香港總商會調查表示,在最近的一波移民潮中,一些企業一直在努力應對人才流失問題,近五分之二公司的營運已受到了不利影響。

僅去年,就有約 4 萬名香港人向警方申請無犯罪記錄證明,這也是移民加拿大、美國和澳洲的一項重要要求,而上一次如此之高的申請還是在 1989 年。另外,據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局的數據顯示,2021 年有 3,444 名香港人在該國獲得了永久居留權,是 2019 年疫情前的兩倍多,也是 2010 年時的 15 倍。

「人才流失是香港最大的長期挑戰,」Animoca 的 Yat Siu 表示,「目前,這座城市仍然受到旅遊限制,而世界其他地區已在陸續開放,讓人們能夠開展業務,最終多樣性和創造力的喪失將會影響到香港商業、文化、教育乃至社會的方方面面。」

今年稍早,即將離任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同樣對此表示了擔憂,她 3 月份稱,嚴格的抗疫限制導致了商業人才的退出,而外籍人士的大量外流,將迫使越來越多的公司在海外尋找新的人才。

不過,Seyfarth 的 Paul 則稱:「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我們也有必要思考下如何將損失降到最小,屆時對大灣區和北方都市計畫的投資將可能有助於鼓勵人才返回香港。」

而目前,關於 NFT 和元宇宙等新興產業相較傳統行業優勢的討論仍不多見,這可能也是香港迎來另一個「八達通時刻」的一大障礙。

但隨著全球更多經濟體開放,香港也有望效仿,為創造和推動創新提供優質的平台。「總會有來自優秀學校的畢業生想要在亞洲開啟他們的職業生涯,而對他們來說,香港仍會是一個不容錯過的選擇。」StartupsHK 的 Lau 篤定地說道。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BlockBeats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