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聞,「加密」就像是一把雙面刃,既保護了「善」,也保護了「惡」,南韓這次爆發「N 號房」性剝削案件,也讓眾人真切體會到了當中的斑斑血淚。

加密通訊、加密貨幣藏不住「惡積禍盈」?

「N 號房」主嫌趙主彬(音譯)脅迫女性拍攝性剝削影片,之後再散播到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聊天室,以此向付費會員收取價值 25 萬至 150 萬韓元不等的比特幣(BTC)、以太幣(ETH)和門羅幣(XMR)。根據韓媒報導,「N號房」會員總數高達 26 萬人,警方目前根據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的個資,已初步掌握約 1 萬名付費會員的身分,其中涉及多位教授、知名藝人、體育明星和知名 CEO 等。

「N 號房」事件引起全民公憤後,南韓總統文在寅承諾徹底調查,主嫌趙主彬最終在 25 日遭移送檢方起訴。根據《中國時報》報導,警方昨(26)日稍早搜查趙嫌住宅,發現 1.3 億韓元現金仍不足為奇,但更令人震驚的是,警方發現趙嫌的加密貨幣錢包內竟有超過 32 億韓元的資金流動,其中涉及國外錢包有 80 個、國內有 301 個、個人錢包 132 個,總計共有 513 個錢包。

不過,警方目前還在持續解密當中,但已將所有的會員列為共犯,目前正全面清查身分。

律師:趙先生忘記私鑰

2018 年,韓國最高法院裁定,加密貨幣被視為「具有財產價值的無形資產」,因此趙嫌最終若被定罪,則其加密貨幣將被沒收。不過,警方在這方面似乎遇到了相當棘手的問題,當局必須同時掌握到「錢包」以及「私鑰」。律師韓瑞熙(音譯)向《CoinDesk》韓國站表示,

我們可以說,趙先生忘記了他的私鑰,如果我拒絕提交,強迫他也只是徒勞。

儘管如此,《CoinDesk》韓國站仍設法獲悉,趙嫌這段時間以來總共從 500 多個錢包中,收到了多達 8,800 多枚的以太幣,目前價值約 14 億韓元,但趙嫌還有部分款項是以門羅幣收取。換言之,若用戶使用比特幣或以太幣付費,仍可對交易記錄進行逆向追蹤,鎖定交易雙方錢包的帳號,從而查明交易雙方的身份。

反之,門羅幣的匿名性則相對較強,交易雙方的任何資訊都無從追蹤,而在此案中,使用門羅幣支付「入房費」的用戶大約有 100 多人。若趙嫌真的丟失私鑰,那麼就連他總共收到多少「贓款」,也無從得知。

另有外媒報導指出,韓國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當中,只有 Bithumb 和火幣韓國站提供門羅幣交易。

韓四大交易所配合調查

實際上,案件曝光後,警方已於今年 3 月向當地多家加密貨幣交易所發出公函,要求配合調查相關會員名單。對此,韓國 4 家擁有實名銀行系統的交易所:Upbit、Bithumb、Coinone、Korbit 皆已證實,曾接獲警方公函,已經著手調查名單。據悉,經銷商 Bestcoin 和 BitProxy 也被要求提供有關其客戶的資訊。 Bithumb 相關人士表示,

目前正積極配合警方調查,但估計很多用戶都是通過中小型交易所購買加密貨幣,應該查不到太多人。

熟悉此案的交易所相關人士聲稱,警方是根據趙嫌的錢包地址,通過逆向追蹤的方法鎖定他使用的交易所,才發送調查公函的。警方調查顯示,「N 號房」收費用戶若不熟悉加密貨幣交易,趙嫌就會建議這些用戶通過加密貨幣經銷商 Bestcoin 購買門羅幣支付「入房費」,Bestcoin 的操作方式是將韓元存入銀行帳戶,然後從國外購買門羅幣,再轉移至趙嫌的門羅幣錢包地址。

對此,警方 3 月 20 日已對 Bestcoin 進行扣押搜查,掌握 2 千餘則相關交易記錄。警方表示,

相關用戶為了與 Bestcoin 聯繫,了解交易進展,可能都留下了真實的電話號碼,而這些人很可能仍保存嫌疑人拍攝的影片內容。

群眾壓力下警方仍感信心

目前,「N 號房」已引起多國關注,成為全球關注的社會議題,無論是韓國警方或政府都面臨著巨大的群眾壓力,更計劃要公開「N 號房」的用戶名單,對於韓國的刑事司法系統和加密貨幣產業而言,這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不過,警方認為,韓國本月初剛通過的《特別金融法》修訂案對這次調查幫助甚大,儘管部分用戶選擇使用門羅幣,以試圖掩蓋自己的足跡,但仍有信心能追蹤到這些用戶的購買訂單。

區塊客月初報導,韓國國會全體會議終於通過《特別金融法》修訂案,當局將正式引入「加密貨幣交易所牌照制度」、「銀行支持加密貨幣交易所帳號實名登記」,隨著加密貨幣合法化,交易所也被正式視為金融機構納管,而不再只是訊息供應商。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