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oin 又「放鴿子」了。

7 月 15 日,Filecoin 官方發文表示,雖然在過去的幾週時間裡,很多問題已經得到了改進,但社區中呼籲應該對挖礦計劃和競爭條件進行試驗,因此增加了兩週的校準期,更新主網上線窗口期為 8 月 31 日-9 月 21 日。而幾日前,Filecoin 激勵測試網或將推遲一周或兩週,最終的上線時間尚未確定。本來在 2018 年就該上線的主網,被延遲到 2019 年 6 月後就一再延遲。

「Filecoin 是預期管理達人,不斷提高大家對他的預期。」有投資者在社群裡調侃道。但對那些還在觀望入局的人而言,又增加了研究礦機和算力服務商做決策的時間,「人人都怕錯過主網上線後的第一趟財富列車」。

大佬在線喊單,大小礦工齊登場

在 IPFS 的加持下,Filecoin 躍升為今年幣圈的夏日「頂流」。尤其是在杜均、寶二爺、王峰等各路大佬的花式「喊單」下,FOMO 情緒進一步發酵,大量資本紛紛湧入 Filecoin 賽道

主網尚未上線,市場卻已掀起一股瘋狂的「淘金熱」。礦機賣了一輪又一輪,期貨也在二級市場被炒了又炒,年內漲幅高達 407.81%,行業可謂是一片繁忙景象。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與國內討論熱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海外的冷清場景。居高不下時,海外卻是一片冷清,無論是社交媒體關注度,還是谷歌搜索量,中國都遠高於其他國家。甚至從第二階段測試網參與節點來看,近 80% 的礦工都分佈在中國。

同時,分佈式資本、杜均、寶二爺和王峰這四大「喊單」天王們更成為了國內 Filecoin 大火的主要推手。除了在線喊單外,旗下媒體更是為 Filecoin 宣傳造勢。例如,聲稱今年將重點考慮 IPFS 生態的分佈式資本就是 Filecoin 的早期投資人,他們在今年還投資了挖礦方案提供商 1475。而王峰旗下的火星雲礦售出的原本打算賣 10 天的 Filecoin 算力 1000T 更是在 12 個小時售罄,場面非常火爆。此外,今年 5 月份在成都的礦業峰會,讓 Filecoin 成功吸引了不少比特幣礦工入場。

目前,投資者參與 Filecoin 主要有兩種途徑:挖礦和購買交易所期貨。其中,礦機是普通投資者最直接的參與途徑,也是充滿誘惑的方式。

「今天一個客戶直接買了 600 萬美金的礦機。」某家 Filecoin 礦池的銷售負責人告訴 PANews,今年市場缺乏好的投資標的,熱錢都在往 Filecoin 湧入。大戶重金砸入,小戶也不吝嗇,PANews 加了幾位礦機銷售的微信,都在微信曬單,1 萬、2 萬… 小礦工們接連入場。

根據 Filecoin 分配體系,70% 將分配給未來的礦工,雖然分配模式將按每週遞減,6 年減半進行釋放,但 14 億代幣對礦工或礦池而言仍是個極具想像空間的數字。

就挖礦而言 Filecoin 的複雜度比比特幣高很多。石榴礦池核心開發者「幣圈李白」對 PANews 表示 :

Filecoin 的設計對普通人參與挖礦非常不友好,電、網、運維等都是在家挖礦的阻礙,而且很難解決。Filecoin 的機制設計需要參與挖礦的礦工隨時保持存儲數據在線可用,否則一旦被抽查到卻無法提供相應數據,就會遭到系統懲罰。無論是礦機暫時停電、網絡不暢、還是別的軟硬體出現問題,都是一樣的結果。所以 Filecoin 礦機廠商除了軟硬體優化外,IDC 機房和託管、運維服務都已經是標配。

挖礦還是挖坑?正確參與姿勢是什麼

當前的礦機市場像一個黑匣子,掩藏著很多秘密和灰暗。由於此前 Filecoin 尚未公佈其具體算法,使得模仿 IPFS 礦機的門檻極低,各類以預售、預挖、雙挖為名義的騙局接連不斷。

其中,雙挖是 Filecoin 礦機詐騙的經典套路之一。2018 年的蝸牛星際礦機,號稱可以雙挖 CAI 和 Filecoin,5 個月吸金 20 億,但最終機器變成廢鐵,受害群眾卻高達 7000 餘人。

除了各類騙局之外,市面上五花八門的 Filecoin 礦機更是踩坑不斷。不少實體礦機的挖礦能力是不足的,甚至有些礦機以次充好,根本挖不出代幣。即便是合適的礦機,斷電、網絡故障、軟體迭代等問題,對於普通投資者都是一道道無形的門檻。而為了保證存儲節點為用戶提供優質的服務,前文提到的獎懲機制也是一道門檻。實際上,大部分普通投資者很難保證其存儲設備長期穩定,原因在於斷網、斷電等意外完全不在掌控當中,且設備故障、網絡變化等情況對投資者有一定的技術要求。此外,動輒十萬到二十幾萬的單體礦機,對於投資者也是個不小的壓力,更何況硬投入和 FIL 的抵押投入回本也是個未知數。

前有需求的深水,後有技術的浪湧,「大魚小魚們」開始蠢蠢欲動。「聯合挖礦,降低參與門檻,人人可挖。」相比專業挖礦這個高門檻而漫長的工作,不少人看中了雲端算力的入門門檻低、靈活方便,尤其是資金量小、風險偏好低的投資者。在他們看來,除了不用擔心斷電、硬故障的問題,還不用承擔主網上線前由於 Filecoin 參數變更導致礦機性能下降等風險。於是,雲端算力挖礦迅速火爆起來,各類產品營銷花樣百出,但它真的靠譜嗎?

PANews 調查了解到,雲端算力服務商從礦池拿到的價格大約每 T 為 700 元左右,而賣給用戶則達到了 1200-1500 元左右,與購買礦機不同,大部分雲端算力產品是一年期,到期後需要續,且投資者並不擁有礦機的所有權。雲端算力產品的透明度問題值得關注。

對此,「幣圈李白」認為,

雲端算力是投資整機的替代方案,參與門檻低,但相應的代價是成本較高。其實雲端算力這種商業模式必然導致單位成本高於一線礦工,這種情況下就要求參與者對項目質量、上線後的競爭情況有自己的估計與判斷。另外,由於 Filecoin 的收益計算方式與常見的挖礦不同,在投資時可以多關註一下注意收益的計算與分配方式。普通人如果沒有相應的資源,最好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做好自己的研究,投資礦機並託管給靠譜的礦池或者購買雲端算力可能比自己挖礦更靠譜。

「恰恰是因為主網尚未上線,所以雲端算力服務的隱性成本存在向上浮動的空間,這將風險轉移到了服務商。當然,突然出現的大量雲端算力服務商是良莠不齊的。」IPFS 原力區用戶增長負責人 Joss 對 PANews 表示。

同時,「幣圈李白」也提醒到,Filecoin 官方屢屢提醒社區,在主網參數設計確定之前慎重購買硬體。雖然現在距離主網上線可能只有一兩個月,硬體配置基本定型,但大家在選購相關產品時還是要考察廠商的技術實力和交付能力,不要輕信各種憑空來的高效率、高回報率。Filecoin 的硬體相對透明,參考官方的測試配置,軟體優化效率則可以通過測試網的存力積累和增長速率作為參考。

三個月漲幅超 400%,FIL 期貨究竟靠譜嗎?

馬克思的《資本論》中寫道,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 10% 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 20% 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 50% 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 100% 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 300 % 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

經過三年技術迭代,眾人對這個超級項目都備受期待。對於很多想購買 Filecoin,卻又不想主網上線後高價搶購的投資者而言,FIL 期貨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根據非小號所查,FIL 期貨目前價格為 18.56 美元,近三個月漲幅達 407.81%,而比特幣三個月漲幅僅為 29.11%。

高收益之下,FIL 期貨自然引爆了外界對其的關注和追捧,也讓不少交易所扎堆上線。非小號數據顯示,目前市面上已有數十家交易所開啟了 FIL 期貨,例如 Gate.io、BiKi 等。

那麼,FIL 期貨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當初投資者在 CoinList 成功參與 Filecoin 眾籌後,會收到一份 SAFT 協議,協議中會註明該投資人所投資的金額、所購買的代幣數量和價格、Filecoin 釋放的時間和規則、如項目不能正常上線的退款機制等。可以簡單理解為,這是一個受法律保護的承諾。然後,部分投資者將這個協議以期貨的形式在交易所進行交易。

據 PANews 了解到,目前交易所的期貨主要分為三種,一種是交易所自己曾參與 ICO,期貨是自己手中的額度;第二種是交易者從其他 ICO 投資者手中轉買的額度;第三種則完全是空頭支票,等到 Filecoin 上線開挖後直接向礦池購買代幣。

這其中就涉及到兩個問題,兌付風險和時間風險。首先,根據協議規定,Filecoin 如不能在 2022 年之前順利上線,投資人可獲得項目方的退款。即便對方拿得出 SAFT 協議,投資者也要承擔一定的時間風險。其次,而若對方未能提供 SAFT 協議,或是不願意兌付已經出讓的期貨,那麼投資者的錢將會打水漂。「幣圈李白」採訪中也強調,FIL 期貨沒有得到官方支持,屬於交易所自行推出的產品。

實際上,Filecoin 官方曾表示,只有在主網啟動後,Filecoin 代幣才會生效,且任何現在列出 Filecoin 代幣或 IPFS 代幣的交易所都可能是欺詐性的。同時,他們強烈建議遠離任何聲稱購買、出售或交易 Filecoin 或 IPFS SAFTS,代幣或衍生品的交易所或實體。

既不能被官方認可,也無法提取到個人錢包地址,FIL 期貨的水著實深。

除此之外,有了 TON 項目終止的先例,不少人也擔憂,Filecoin 會不會步入後塵?其實,TON 本身未做合規,而 Filecoin 的 ICO 嚴格遵守 SEC 和 FCA 證券法,僅允許合格投資者有認購資格,並通過 SAFT 和發行備忘來進行訂閱。連 Coinbase 與雙子星交易所都曾為其「聲援」,足以看出 Filecoin 的合規性。

但 Filecoin 主網上線後,代幣承壓、流通量等也給其帶來一系列不確定性問題。「由於 Filecoin 的經濟模型實施不起來,確實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為我們並不知道它的抵押會以何種方式,會以什麼樣的係數,想做模型都做不了。目前 Filecoin 整個通證邏輯是自金融模式,通過代幣的發行,礦工把幣賣掉後投資網絡。礦工肯定希望幣價是高的,只有價格推高後才會有人入場,礦機也才好賣,他們本身才能增值,技術才能進展下去,所以礦工會做代幣質押。」先河系統 CEO 張日和向 PANews 表示。

監管會成「攔路虎」?投資者需量力而行

作為去中心化的的存儲提供商,Filecoin 可把文件拆分成很多份匿名保存在世界各地不同的計算機上,不再必須信任一家公司的數據庫。也正是這個「分佈式存儲」、「無人能刪除」的故事,連紅杉資本、Y Combinator 等八家全球頂級風投都成為其伯樂。

但與此同時,也帶來了監管擔憂,IPFS/Filecoin 是否會因為數據匿名、數據敏感而受到監管?不久前,有網友向 Filecoin 官方詢問道,

Filecoin 網絡如何處理內容刪除請求?(例如兒童色情)如果我是一個存儲供應商,我在這裡的責任是什麼?

官方回復稱,Filecoin 是一種協議,有助於在分散的存儲提供商和客戶機網絡之間協調文件存儲。網絡無法刪除參與者計算機上的文件。然而,他們正在開發一套強大的工具,幫助用戶控制他們願意從自己的機器上存儲和服務的數據類型。

對此,Joss 認為,這個問題的背後是人的問題,我們常常聽到一句話,所謂「技術無罪」。關於敏感數據的監管,可以從服務層著手,從上傳的入口和傳播的出口著手。

「幣圈李白」則表示,監管是區塊鏈繞不開的話題,去中心化存儲領域又有自己獨特的挑戰。目前由於這部分技術不成熟、應用範圍小,暫時沒有受到監管,但去中心化不代表無視道德與法律。對 Filecoin 來說,雖然「無人能刪除」,但存儲與檢索市場作為存儲的出入口,更容易受到監管。現在很多團隊在開發既不披露用戶隱私又能符合監管要求的技術,相信最終會有技術方案解決這些問題。

除了監管問題,高估值、高熱度的 Filecoin,也讓不少人認為其會成為年度最大的泡沫。實際上,從面世時尚未完整的白皮書到開發網,再到測試網,Filecoin 經歷了數次的修改和妥協。目前,Filecoin 仍處於初級階段,大家都在跑馬圈地,但市場的熱情卻早已超越了項目開發的進度。「幣圈李白」表示:

 在拖延了兩年之後,Filecoin 的上線趕上了一個行業熱點不多的空窗期,推動了他的熱度,但是這種熱度一定程度上是由從業者帶來的,參與者對市場上各種產品需要有自己的鑑別能力。去中心化存儲是 Web3 以及各種去中心化應用必不可少的一環,長期來看有其獨特的市場需求和價值,但短期的投資回報受市場波動影響較大,投資者需要根據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量力而為。

另外,OKEx 首席戰略官徐坤在採訪中表示,對於交易者而言,他們需要永遠要掌握風險敞口,還有機會有多大。當機會大時,就要往前衝;當風險收益不成正比時,就要及時撤。而 Filecoin 長遠發展主要是由它的底層是否可以持續推進決定,如果不能持續,終歸有一天會畫一個句號。

或許,只有待到主網真正上線,Filecoin 才會露出真實的「顏值」。

IPFS/Filecoin 的昨天與今天 

分佈式存儲網絡由來已久。

1989 年,萬維網的創始人 Tim Berners-Lee 發表了一篇論文《信息管理:一個提案》,提出在互聯網上構建超鏈接文檔系統的構想。正是這份構想,為我們點亮的新世界—— HTTP 就此誕生,並為互聯網的高速發展與繁榮奠定了基礎。

然而,隨著各式各樣的新模式興起,由於服務器中心化,極易受到攻擊、數據存儲成本高、大規模數據傳輸和維護難等問題,傳統的 HTTP 協議已經很難滿足日益發展的各種應用的需要。例如,「雙 11」數億流量湧入時,我們經常能碰到網站崩潰的現象。

這時候,分佈式存儲網絡出現了。例如 BitTorrent(注:後被波場 TRON 收購,改名為 BTT)、Kazza 和 Napster 等都是當時較為有名的分佈式存儲網絡項目,至今仍有上億活躍用戶。其中,BitTorrent 是最早的去中心化存儲項目,也是所有去中心化存儲模式的雛形。自 2001 年問世以來,BitTorrent 協議就徹底改變了內容和文件共享領域,並定義了點對點文件傳輸的標準,但由於沒有很好的延展性,BitTorrent 逐漸被邊緣化。

2014 年 5 月,畢業於斯坦福大學的 Juan Benet(胡安. 貝納特)創立了協議實驗室(Protocol Lab),並提出了 IPFS(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際文件系統)的構想。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點對點(P2P)的分佈式文件系統,意在取代當前互聯網的超文本傳輸協議(HTTP)。

在一定程度上,IPFS 借鑒了 BitTorrent 網絡特性,如懲罰措施、文件可用性檢查等,但 IPFS 卻更勝一籌。Joss 告訴 PANews:

IPFS 的出現承接了 BT 的優勢,但更好的處理了數據歸屬權的問題,安全與確權的痛點是 IPFS 這項數位技術給互聯網帶來的革命性意義,結合 Filecoin 最終可以將這個生態邊界無盡的拉寬。

Filecoin 是運行在 IPFS 系統上的一個激勵層,用於獎勵 Filecoin 礦工的挖礦動作,或支付 IPFS 網絡中交易所產生的費用。雖然 IPFS 跟 Filecoin 實際是兩套不同的系統,但它們更多是互補的,且都由 Protocol Labs(協議實驗室) 開發維護。

2017 年 8 月,IPFS 的公有鏈的代幣 Filecoin 通過眾籌成功募集超過 2.5 億美元融資。而此次代幣出售僅 10%,這意味著 IPFS 在還沒正式上線的情況下,市值就已達到 25 億美金。而根據其白皮書顯示,Filecoin 總量 20 億,其中 70% 預留給礦工挖礦,也就是說礦工可挖數量達 14 億枚,按照目前每枚 12.3 美元的價格,相當於 172.2 億美元。

不過,這個萬眾期待的項目主網一再推遲,消耗了不少社區愛好者和投資者的耐心與信心。按照 IPFS 的項目路線圖,2018 年其主網就應該上線,但官方在推遲到 2019 年 6 月後,卻再次跳票了。目前,Filecoin 已啟動了測試網第二階段,並發布了獎勵計劃,世界各地的礦工可競爭獲取總計達 400 萬個 Filecoin 代幣的全球和區域性獎勵。

談到 Filecoin 當下技術的挑戰,張日和對 PANews 表示,

與 Filecoin 測試網第一階段相比,第二階段重啟後有著很大的區別——複製證明,它的膨脹係數已經做到了複製證明論文中所描述項目的最小值,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最核心的複制證明卻是 Filecoin 未來面臨的最大問題,目前其複制證明只能做到冷存儲,做不到溫存儲,冷存儲寫慢讀也慢,比如用一般的機子寫進去的話,最快要兩個半小時,讀出來則要兩個小時,慢的機子寫進去就要五六個小時,讀出來還要四個小時,而溫存儲則是毫秒級的相應。所以 Filecoin 目前最要緊的還是要解決溫存儲問題。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