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暴漲的 DeFi ,直沖天際的預言機,加速前進的 Dao ,近期整個加密市場充斥著「狂熱情緒」。然而,這場盛宴只是少數人的狂歡,多數人的落寞。

如今,蟄伏許久的 NFT 正以全新的姿態重新回歸大眾的視野。有著「牛市發動機」之稱的幣安 IEO 也出人意料的選擇 NFT 板塊。在經過多天預熱後,SAND 上線即暴漲,最高較發行價漲了近 11 倍。此前早已練就一雙敏銳「市場眼」的交易所們,都搶先發現 NFT 這個具有「高含金量」的寶藏,比如 OKEx 首發 DEP 和 MANA,抹茶 MXC 首發 FFF,BKEX Global 首發 RARI 等。

「帶貨王」幣安 能否讓 SAND 成為引爆 NFT 市場的助推劑?在從不缺乏熱點的加密市場,初露光芒的 NFT 真的能接過熱度接力棒,成為下一輪資本追逐的新寵兒?

最高漲幅近 2000%,NFT 爆紅只欠「東風」?

NFT 的市場熱度的確異常惹眼。PANews 在統計近期較火的 10 個項目後發現,無論是活躍數、關注度,還是幣價漲幅,NFT 項目都正吸引著更多的關注和市場份額。

如下圖所示(注:截止 8 月 14 日),NFT 代幣持有者基本都獲得較高的回報,平均漲幅約 451.37%。

圖一:NFT 概念代幣近一年漲幅

從圖一來看,在上述 NFT 項目中, SAND 的表現最惹人「眼紅」,漲幅高達 2002.48%。SAND 如此瘋漲背後,不得不提的其開發團隊 Animoca Brands 背後的合作夥伴 Dapper Labs 。很多 DApp 玩家們肯定知道,曾經那個展現出 DApp 無限想像空間和 NFT 的魅力的謎戀貓(Cryptokitties)遊戲,也是出自這個團隊之手。有了謎戀貓這個先例,再加上幣安 IEO 的光環,SAND 的上漲也不足為奇。

談到這裡,不得不提 Dapper Labs 最新 NFT 遊戲 NBA Top Shot。PANews 注意到,這款籃球經理與 NFT 結合的體育遊戲已售出了價值 120 萬美元的 NBA 主題數位收集卡,將通過 Flow 售出,目前該遊戲已經有 900 多名活躍用戶。由此來看,NBA Top Shot 也值得期待。

ZXC 是 0xcert 的代幣,這是首個針對非同質化代幣開發框架的開源協議,具有先發優勢,主要應用於遊戲、有形資產認證等領域。

2020 年 6 月 16 日發行的 FFF(Force For Fast Token)是個較新的項目,是個基於區塊鏈的汽車興趣社區。目前,FFF 除了抹茶 MXC 和霍比特交易所,還登陸了全球最大 NFT 交易平台之一 OpenSea。值得一提的是,在不久前開放的 NFT 超跑資產限時搶購時,最後一輛限時限量款 NFT 超跑 Cyber Intensa Emozione 2018 上線 10 秒就以 214 USDT 的價格秒殺。

MANA(Decentraland)和 ENJ(Enjin)算是 NFT 中的兩大龍頭項目,其中 MANA 曾是區塊鏈遊戲類第一大流通市值項目,被認為是 VR 版「頭號玩家」,近一年漲幅達 132.02 %;ENJ 是最大的在線遊戲社區創作平台,近一年漲幅約為 223.5%。

而漲幅僅次 ENJ 的 DEP 是新加坡泛娛樂公司 DEA 結合 NFT 資產,以「興趣即報酬,樂趣即挖礦」的理念推出的項目。值得一提的是,DEP 不僅可以用數位資產進行交易,還可以通過信用卡進行場外購買。目前,DEP 已上線了 Bittrex、OKEx 等 6 個交易所。

此外,RARI 是基於 NFT 的數位收藏和交易平台 Rarible 啟動流動性挖礦而推出治理代幣,未來計劃向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轉變。

圖二:NFT 概念代幣持幣地址數和粉絲數

從圖二來看,ENJ 和 MANA 的持幣地址數和粉絲數量最多。其中,ENJ 大戶持幣地址數前 10 名佔總地址數 47.17%,而 MANA 前 10 名持幣地址數則佔 45.95%。

ZXC 的粉絲數也超越了大部分 NFT 場項目,具有較高的人氣。不過,ZXC 存在著大戶控盤的可能性,雖然其持幣地址數正不斷攀升,但前 20 名佔總持幣地址數的 60.69%。

與前 3 個項目相比,ARTE、MASH、RARI、FFF 在人氣相對較低,持幣地址數量並不多,而 DEP 和 SAND 的在市場中有著不小的熱度。

總體來看,ENJ、MANA、ZXC、DEP 和 SAND 算是目前較火 NFT 項目中具有潛力的。當然,不僅限於上述 10 個項目,NFT 熱潮已然到來。NonFungible.com 數據顯示,過去一周,NFT 成交額約 71.7 萬,歷史成交總金額突破 1 億美元。其中,SuperRare、Sorare、Ethereum Name Service、MakersPlace 等前 10 名項目佔 NFT 總成交額近 81%,

NonFungible 上交易量前十的 NFT 項目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在接受 PANews 採訪時指出:

NFT 有望接替 DeFi。例如推特上的加密藝術或是一些社群的活躍度絲毫不亞於 DeFi,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麥子錢包產品負責人陸遙遠則持不同意見,他向 PANews 表示,

NFT 大概率無法接力 DeFi。沒有一個具體的衡量標準,且 NFT 市場規模比之如火如荼的 DeFi 來說是偏小的,謹慎押注相關概念。比如 Sandbox 是早期就確定的項目,只是這次恰好推出而已,並沒有必然的聯繫。在我的觀察下幣安是非常了解 NFT 這個市場的,事實上 Sandbox 鏈上歷史交易量僅 15M,而 SAND-USDT 交易對在幣安開盤一小時的交易量為 36M,因此 NFT 交易對於頭部交易所來看,不及他們某個交易對一天的交易量,更多的是未來的賽道佈局。

在談及看好的加密賽道時,陸遙遠指出,DeFi、波卡和 Filecoin 是最值得關注的。DeFi 的勢頭已經改變了用戶的交易習慣,且日漸增加的 DEX 成交量和造富項目數量加劇了市場的進化。無論是以太坊還是非以太坊 DeFi 都將在市場有一席之地,但不會打破中心化交易所定價權的這個平衡。而波卡的故事才剛剛開始,開通轉帳之後平行鏈上線以及波卡生態項目的大爆發是可以預見的。另外,以 Filecoin 為首的存儲類概念風口填補了行業去中心化存儲缺失的拼圖,大市值的 Filecoin 只需要一點溢出至其他代幣將會帶來很明顯的效應。

蟄伏兩載,一朝爆發? 

談到 NFT,很多人的記憶可能還停留在 2017 年風靡一時的謎戀貓。但 NFT 這一概念最早起源於 2012 年誕生的 Colored Coin(彩色幣),是由 Yoni Assia 提出基於比特幣網絡的想法,也是給予數位資產賦予獨特特性的最早嘗試之一。或是需求不大,Colored Coin 未能落地。直到謎戀貓的爆火,NFT 的可行性被得以證實。

NFT 即非同質化代幣,除了具有「通證」性質外,其重要特徵在於每個 NFT 具備獨一無二性、不可分割性和不可互換性。比如,我們常聽到的 BTC 可分割為 0.1 或 0.01 等,但 NFT 只能作為整體存在。而謎戀貓之所以成為首款現象級 DApp,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於 NFT 的特性。在謎戀貓遊戲中,每隻貓都對應著鏈上的一個 NFT 代幣,有著獨一無二的 ID 和基因,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這也使得二級市場的迷戀貓價格最高被炒到 600ETH,按當時價格來算,相當於 17 萬美元。

不過,謎戀貓「跌落神壇」已久,NFT 也早從當初的瘋狂歸於平靜。曹寅告訴 PANews:

新概念往往伴隨著爆炒。NFT 概念剛被提出時,處於嚴重供不應求的階段,從整個數位資產的價格邏輯來看,謎戀貓價格自然也水漲船高。當然這種價格是虛高的,很多人其實根本不了解謎戀貓價值幾何,更多的只是為了炒而炒,這肯定是不長久的。

目前,NFT 代幣的應用領域主要包括遊戲、藝術收藏、域名、虛擬資產、虛擬世界、文化代幣等領域,PANews 梳理了市場中較為活躍的 NFT 項目,如下圖所示:

而從近兩年的 NFT 應用來看,較為「出圈」可能也只有 Nike 和歐洲杯門票。不過,NFT 的價值正在不斷被挖掘。曹寅認為:

2017 年,整個加密基礎設施的 UI、用戶體驗等都非常糟糕,但現在一些常用平台的用戶體驗非常好,可以和傳統的、非加密或非區塊鏈的應用體驗相媲美。可以說,當前的 NFT 已經處於穩步發展階段。無論是用戶、作品,還是社區都在逐漸增長,NFT 已經形成自洽、快速繁榮,且非常多元化的國際化領域,這也是包括數位資產等任何資產能夠壯大的重要基礎。

NonFungible.com 的數據顯示,近 7 天交易量排名前 50 的 NFT 項目中,遊戲類 NFT 應用佔據 44%,藝術收藏類占據近 30%。顯然,遊戲類和藝術收藏類正成為當前 NFT 生態增長的主要載體。

其中,藝術收藏類極具爆發力。例如 Known Origin 的數據顯示,目前共有 13552 個 NFT 藝術品,入駐了 392 位藝術家。曹寅告訴 PANews,

加密藝術是天然「出圈」的,它離 Crypto 較遠,但離藝術卻很近。目前一些專門收藏油畫、雕塑、版畫等的長期藝術收藏家,也從近兩年開始收藏加密藝術品。雖然他們可能從來沒用過 DeFi,甚至也不知道什麼是以太坊 2.0,什麼是波卡,但他們會用以太坊去買畫,或是去一些平台賣畫。在 Crypto 社區中,其實是很少見的。

同時,他表示,目前像 Superrare 等平台也出現了一些世界藝術殿堂級的藝術品,雖然數量非常少,但放在藝術史上來看,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而這些優質的藝術品,以及圈外資深的收藏投資者,將會把加密藝術推至藝術圈的核心地帶。

不過,曹寅還認為,NFT 作為一種載體,不僅僅局限於加密藝術,還可用於收藏品、NBA 球星卡、紀念品、參加活動的證明等,這些都是 NFT 非常好的出圈手段。

NFT 市場亟需一款新的「謎戀貓」激活

目前,正如當年的 DApp 和如今的 DeFi 一樣,各大公鏈「你追我趕」的佈局正豐富著整個 NFT 生態,例如 Polkadot、Cosmos、EOS、NEO、Cocos-BCX、ONT 等。曹寅告訴 PANews,

我個人很看好 Polkadot 的 NFT 生態。例如其生態上的 Darwinia,它不僅做 NFT 創作的開發,還做 NFT 的資產跨鏈、資產交易等基礎設施工作。而目前以太坊已將以太坊上 NFT ‘ 擠’ 出去了,原因在於以太坊網絡非常擁堵,交易手續費很貴,除非是想購買藝術品這類高淨值作品。目前正有很多 NFT 平台和應用,開始遷移至波卡等下一代高性能,能與以太坊兼容,且社區一致的生態。所以,類似 Darwinia 在 Polkadot 上的 NFT 平台、基礎設施、標準等,將對 NFT 的下一步發展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而陸遙遠認為,資產多樣化問題、精品應用豐富程度、錢包基礎設施數量、區塊鏈瀏覽器數量、穩定幣佔有率等將是各大公鏈亟待解決的問題。

儘管 NFT 前景可期,卻依舊任重道遠。曹寅認為,目前製約 NFT 發展的主要因素有兩個方面,一是缺少優質的內容。雖然有些應用在圈內看起來很火,但是如果用傳統網際網路的眼光來看,用戶體驗其實並不好。不過加密藝術裡已經出現了一些放到傳統藝術圈都不遜色的作品和創作者,但 NFT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二是用戶門檻較高。對於用戶而言,目前這些加密藝術品或資產是需要購買數位貨幣(如 USDt、ETH 等),雖然 Known Origin 等平台可以通過信用卡購買,但用戶仍然需要熟悉加密藝術品等到底儲存在鏈上還是傳統的雲上,所以對用戶而言還是有一定的認知門檻。當然,這種認知門檻在真正頂尖的藝術作品面前其實並不重要,關鍵還是在於優秀的作品。

陸遙遠則認為,首先,NFT 要面對的是鏈上 Gas 費用的問題。目前大部分 NFT 的價值是低於一次 NFT 轉帳的費用,因此大量 NFT 無法接受這種轉移成本的;其次,以太坊優質的 NFT Dapp 開發成本高,收益低,新品枯竭。最後,NFT 基礎設施和概念的普及程度不夠,導致大量區塊鏈用戶不了解 NFT,包括從業人員。

相較於整個加密市場,NFT 還只是小眾市場,但由於其頗具想像力的發展空間,NFT 或將再次成為市場焦點。或許只需一款新的「謎戀貓」的出現,NFT 生態就會像當初的 DApp 一般,呈狂飆突進之勢。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