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Nancy 出品| PANews  

輪番來襲的熱點,正書寫著加密市場一輪又一輪的財富故事。

DeFi 狂奔的腳步還在繼續,跨鏈又成為投資者競相爭搶的香餑餑。其中,「跨鏈之王」Polkadot 更是成為市場焦點。交易所們競爭熱捧,各大媒體輪番報導,圈內社交場合聊天必談,新老韭菜跑步入場……

目前 Polkadot 距離主網全面上線仍差「臨門一腳」,但二級市場的過於火爆是否會提前透支遠期利好?常被外界拿來與以太坊一較高下, Polkadot 超越「前浪」的勝算究竟幾何?自帶「出生光環」的 Polkadot 真的前景無限好?聽聽 Polkadot 系項目如何評判。

延伸閱讀👉🏻👉🏻👉🏻 研究報告:迅速躍進前十大幣種的「ICO 神話」—— Polkadot

Polkadot 被爆炒,源自生態想像力

伴隨著 Polkadot 主網進度緊鑼密鼓的推進,市場 FOMO 情緒被逐漸激發。尤其是前幾日, Polkadot 完成 1:100 的代幣拆分後,更是將市場討論的氛圍推向了更高峰。CoinGecko 數據顯示,過去 7 天, Polkadot 價格的漲幅達 43.2%,總市值達 59.3 億美元。短短幾天時間內, Polkadot 就超越了 EOS、ADA 等一眾老牌公鏈。而在不少激進型投資者看來, Polkadot 大有「腳踩 EOS,劍指以太坊」的勢頭。

與 Polkadot 價格和熱度同樣居高不下的,還有 Polkadot 系代幣。在 Polkadot 生態逐漸發展壯大的同時,很多交易所積極投身 Polkadot 生態的建設中,例如成立 Polkadot 生態基金,以支持項目發展等。各大交易所熱情的參與下,KSM、EDG、RING、KLP 等代幣都開啟了「一騎絕塵」的上漲行情(如下圖所示)。

波卡

而在市場狂熱的投機情緒之下, Polkadot 及 Polkadot 生態大有進一步爆發之勢。「長期看落地,短期看炒作價值。」Polkadot 的崛起被一度認為其正重複 EOS 的老路,更多的是「雷聲大雨點小」。眾所周知,曾經的明星項目 EOS 在徹底淪為投機者反复炒作的陣地後,再也難復往日風光。Phala 創始人佟林告訴 PANews:

Polkadot 火熱很大部分原因在於市場上沒有更優質的生態或者想像力,這種熱度並不是 Web3 基金會炒起來的。

而在 Acala 全球核心開放貢獻者劉玉柱看來, Polkadot 熱度持續不減的現象取決於每個用戶自己本身對項目的想像力。他向 PANews 解釋道,基於最基礎的理論而言,公司價值是未來現金流折現的結果,越來越多人了解和知道 Polkadot 所要實現的願景,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社區建設者加入。同時,自 2018 年以來,從先行網 Kusama 開始, Polkadot 的每一步走的都非常謹慎。即便是出現問題, Polkadot 也能第一時間解決,完全不會影響項目發展,所有當初在白皮書中所要實現的功能也正在一步一個腳印的實現。所以,廣大投資者切實關注項目本身生態與技術產品進展比盲目放大想像力更重要。

除了技術和生態足夠吸引眼球,Gavin Wood(林嘉文)也是 Polkadot 被外界「偏愛」的重要因素。相比 Polkadot 和 Parity Technologies 創始人等,「以太坊聯合創始人兼 CTO」的 Title 更具吸引力。要知道,Gavin Wood 不僅是以太坊這個改變世界遊戲規則產品的締造者,也是與《以太坊白皮書》齊名的《以太坊黃皮書》的撰寫者。

儘管這位技術大拿由於發展理念的不同等原因離開了以太坊,但其另起爐灶創建的 Polkadot 天生自帶光芒。2017 年 10 月, Polkadot 採取荷蘭式拍賣的方式完成 1.44 億美元的首次募集;2019 年 6 月, Polkadot 在第二輪融資中向機構投資者出售了 50 萬枚 DOT,估值達 12 億美元;2020 年 7 月, Polkadot 的第三輪眾籌共售出 30.2 萬 DOT,籌集到 3949.57 枚比特幣。

不與以太坊爭高下,瞄準更廣闊市場

強大的吸金能力,創始人的光環,以及彌補以太坊性能不足的定位,使得 Polkadot 常被業內拿來與以太坊作比較。劉玉柱表示:

Polkadot 誕生之時,最初的願景就是 Web3.0 ,因此以太坊雖然現在看是具有先發優勢的,但是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是無法承載區塊鏈商業落地的,以太坊生態中 DeFi 項目高額手續費成為了高昂的門檻。而其中 Polkadot  跟以太坊如圖所示最大的差異就在於治理、靈活性。

Polkadot 社區擁有控制權,在社區投票成功後任何新的網路技術、新密碼學的成果都可以添加到鏈上,決議也是自動執行的。試想一下,全球不同膚色、不同語言、背景相互不認識但是可以通過投票的方式,形成共識並且執行,也就沒有寡頭的壟斷治理,並且時刻接納學習新的技術,實現快速升級,面向未來。

波卡

他還補充道,與以太坊相比, Polkadot 更具有靈活性。以太坊 2.0 本質上還是智能合約平台的升級,而 Polkadot 上線的中繼鏈是沒有智能合約的,而在此之上開發可以選擇支持智能合約。更具象的來看, Polkadot 作為 Layer 0 以強大的靈活和安全性支持區塊鏈應用,你可以在此之上搭建任何具有潛力的商業技術應用,以 Acala 為例,我們將會是 Polkadot 生態中第一條搭建了全球開放式金融商業生態的平行鏈,打造了 Polkadot 生態中最重要的穩定幣體系,幫助所有 DOT 持有用戶放大資產利用率。除此之外,相比以太坊高昂的手續費,Acala 推出了 Flexifee(多幣種支付手續費),用戶可以根據市場價格、資產情況、網絡狀態等因素來靈活選擇,類似於微信選擇優先支付方式,支付固定價值的手續費,這降低了用戶進入 Polkadot DeFi 生態的門檻。

因此,在劉玉柱看來,以太坊能否與 Polkadot 一較高下並不重要。整個 Polkadot 生態會連接未來所有有價值的資產,所以不管是 ETH,或是 BTC,目光應聚焦在加密世界之外的市場,實現區塊鏈項目、產品、技術「出圈」才是最重要的。而佟林告訴 PANews:

以太坊的先發優勢在於生態,不在於技術。因為以太坊的技術,不管是架構設計還是 Solidity 語言,都是 Gavin Wood 親手設計的。以太坊 2.0 與 Polkadot 在技術上是具有可比性的,但是 Polkadot 比以太坊 2.0 具有先發優勢。目前號稱挑戰以太坊的鏈太多了,性能好又怎麼樣?結果還是以太坊在使用率遠勝,所以我認為生態才是關鍵。

他進一步指出,雖然目前以太坊的開發生態無人可敵,但是 Polkadot 生態通過 web3 基金會兩年時間孜孜不倦的耕耘,已經非常龐大的真實的開發者數量支撐,其開發者生態應該僅次於以太坊。這其中由 Polkadot 孕育的 Substrate 功不可沒,實際上這已經是區塊鏈從業者很熟悉的一套框架。其易上手性、靈活性、可升級、可輕鬆跨鏈、高度自定義等特性,使之成為最受開發者歡迎的區塊鏈開發框架了。在開發框架上,以太坊 2.0 目前看來還是高度同構設計的。佟林認為這是劣勢:因為世界上不同的區塊鏈需求的特點千奇百怪,只有足夠支持高度自定義的異構分片設計才能夠滿足長尾需求。

炫技只會進入死胡同,挖掘用戶是關鍵

在幣價高歌猛進之時, Polkadot 生態已呈現出一片繁榮氣象,各項目都在積極開拓發展之路。同時,為了給 Polkadot 的核心業務添磚加瓦,佟林介紹稱,不僅瑞士非營利組織 Web3 基金會會為優質項目在 Polkadot 上的生態建設而進行資金的定向獎勵,還有很多項目也從其他生態遷移至 Polkadot 。其中,Web3 基金會已資助 129 個生態項目,金額高達 645 萬美元。

而目前整個 Polkadot 生態已經匯聚了近兩百個應用,涵蓋了加密貨幣錢包、驗證者、論壇、瀏覽器,以及基於 Substrate 的各類項目(如下圖,例如隱私、橋接、DeFi、智能合約和數據類等)。

波卡

劉玉柱告訴 PANews,眾所周知,比起技術更重要的就是生態建設,已經有越來越多加密資產投資基金紛紛成立 Polkadot 生態專區。無論是技術可行性還是生態的流動性, Polkadot 都是非常兼容和豐富的,未來生態發展可見一斑。

儘管外界對 Polkadot 生態仍存質疑的態度,但其技術實力卻是無容置疑的。例如,若「一鍵發幣」是以太坊的標籤,那麼「一鍵發鏈」則是 Polkadot 的特色。

曾幾何時,由於對網絡擴展性、安全性有著極高要求,公鏈開發的技術難度和成本非常大。而基於 Polkadot 開發工具 Substrate 可讓開發者在短短 15 分鐘內開發了一條全新的區塊鏈,著實令人驚艷。這也是未來區塊鏈生態大爆發至關重要的工具之一。再例如, Polkadot 作為一種異構多鏈技術,主要由中繼鏈、平行鏈和轉接橋組成。在這些基礎設施的支持下,各個獨立的區塊鏈網絡之間的資產與數據可實現互相流通,有望開啟萬鏈互聯的時代。

先進的技術和理念是未來世界的必然發展方向,但僅僅浮於表面,一味炫技,最終仍會走入「死胡同」。作為 Web 3.0 開啟者, Polkadot 的技術已頗受外界認可,但在沒有先行者的商業化落地道路上,對其「修為」尤為考驗。劉玉柱表示:

商業化落地是逐步的過程,Parity 開發人員將構建區塊鏈所需的所有功能都放入 Substrate 的框架。Substrate 是通過模塊化方式創建的,以提供技術自由,但也使諸如賬戶、餘額、治理和智能合約之類的功能像插入一個庫一樣容易,Substrate 有效地將區塊鏈的各個功能作分離為模塊,當使用和接入 Polkadot 的時候開發人員能夠快速的將其組建起來,用於自己所搭建的應用中。

他還表示,由於 Polkadot 上線不久,所以暫時沒有特別成熟的商業化落地項目,但就技術而言, Polkadot 不存在太多的技術難題和挑戰,重要的是需要更加沉下心打磨產品,真正挖掘用戶需求,擺脫短期的投機心態,能夠真正打造出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服務才是挑戰的關鍵。

而佟林提醒道,很多人都有一個誤解, Polkadot 是個公鏈,需要為落地的準備負責 (智能合約、TPS、友好的賬戶系統)。其實 Polkadot 的「落地」對像是平行鏈,而不是直接面向「落地」。目前 Polkadot 的平行鏈中,有 DeFi、智能合約鏈、隱私、存儲、DID、IOT 等,幾乎所有面向於落地的古典區塊鏈板塊都在。現階段,不少歐洲的企業也已使用 Substrate 開發工業相關的業務,國內也有一些聯盟型項目開始使用 Substrate。從網路思維來看,流量*轉化率*單位貢獻價值=總價值,將上述這些項目乘以一個「有跨鏈需求」的轉化率,就可得出有多少落地場景會給 Polkadot 生態帶來業務價值。

那麼在使用 Substrate 的業務中,誰會有跨鏈需求?佟林指出,這裡有兩點輸入:

1、Substrate 鏈使用 Polkadot 跨鏈的邊際成本極低,有平行線可以使用;2、哪個落地業務不需要鏈下可信計算?哪個不需要去中心化存儲?哪個不需要 DID?哪個不需要抵押、借貸?

儘管市場中關於「Polkadot 等跨鏈是個偽需求」的話題眾說紛紜,但就如佟林所言,就如 DeFi 在 2018 年時被外界噴的體無完膚一樣,它照樣能崛起。

Polkadot 的逆勢大漲讓不少人喊出「舊王已死,新王當立」的豪言壯語,市場一片歡騰之下, Polkadot 究竟如何,還有待後人評說。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