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5 月,中國政府對加密貨幣挖礦下達禁令,內蒙古、新疆、雲南、四川等「挖礦聖地」陸續出台排斥挖礦的政策,中國各地礦場逐步關停,大部分礦工已開始出走海外遠赴大洋彼岸。 然而,近日有多位消息人士向外媒《CNBC》表示,專家估計,目前,比特幣全網仍有多達 20% 的算力佔比是來自中國。

中國曾被譽為「比特幣挖礦重鎮」,根據劍橋比特幣能源消耗指數(BECI)估計,截至去年 10 月為止,中國占全球挖礦產能約 67.4%,但之後遭逢政府打擊,來自中國的算力佔比逐月下降,隨後甚至蕩然無存,跌至 0%。

千方百計躲避監測

不過,中國網路安全公司「360 政企安全集團」卻出示了截然不同的數據。根據 360 威脅態勢監控系統今年 11 月的監測數據顯示,中國日均挖礦主機 IP 活躍量有 10.9 萬個,主要使用的網路類型為家用寬頻、企業專線、數據中心,大多分佈在廣東省、江蘇省、浙江省、山東省等地。

目前在四川經營「地下礦場」的 Kirk(化名)因為深怕被破獲,所以每天都過得提心吊膽、千方百計躲避監測。Kirk 向《CNBC》表示,他把自有的挖礦設備分散置於多個不同的低點,唯有這麼做,礦場的耗電量才不至於太顯眼,以免「樹大招風」。

除此之外,Kirk 還直接從當地的小型電廠拉線用電,以繞過國家電網,同時,他還採取了一些保護措施來隱藏自己的數位足跡,以及實際的地理位置。

當談及在中國經商的經驗時,Kirk 表示,他早已習慣要「處處規避」,但過去半年來,風險也確實越來越高了。他說,「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政府會在多大程度上,試圖打擊…. 剿滅我們。」

中國全方位打擊加密貨幣挖礦

北美比特幣礦商「馬拉松數位控股有限公司」(Marathon Digital Holdings)執行長兼比特幣礦業委員會成員 Fred Thiel 也表示,中國政府對加密貨幣日益俱增的敵意相當顯而易見。

例如,在浙江江西河北和內蒙古等省份,地方政府已經採取了不同程度的打擊行動,例如要求地方官員進行自我合規檢查篩查非法挖礦活動的 IP 地址突襲地下礦場以及逮捕涉嫌包庇挖礦的官員

上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表示,在浙江破獲逾 30 家國有單位利用公共資源挖礦,共查處 48 人,其中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工作人員 21 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 7 人,約談相關責任人 70 餘人。

在中國挖礦如何不被發現?

儘管中國政府對加密貨幣礦工毫不手軟,但許多像 Kirk 一樣的人似乎已經找到了「不被發現」的生存方法,像是加入礦池,跟全球各地的礦工一起挖礦,以此隱藏算力蹤跡。目前,雖然有許多礦池都已對外宣布在中國境內暫停服務,但多位消息人士告訴《CNBC》,一些海外礦池仍陸續收到中國礦工的註冊申請。

通常,當一個區塊被「挖出」時,贏得它的礦池都會在這個區塊上簽名。但根據《CNBC》報導,現在,當中國礦工貢獻他們的算力來挖礦時,礦池可以選擇不簽署他們的名字,而這就能解釋「中國算力佔比為何會在一夜之間幾乎清零」,因為,劍橋比特幣能源消耗指數(BECI)的參考資料極有可能是基於礦池自願共享的數據。

據多位消息人士稱,儘管礦池對於跟中國礦工合作的事情保持沉默,但它們其實在幕後幫助了許多地下礦工。Kirk 表示,「他們實際上提供了很多技術支援來幫助你,以防你自己的人沒有技術能力來設置它。」

曾在瑞典、冰島和中國等地經營加密貨幣挖礦超過十年的 Marshall Long 表示,許多外國礦池都會為中國的地下礦工提供一些「偽裝保護」的措施,「他們在數據包離開數據中心時對其進行加密,讓它看起來就像普通的網路流量」,Long 如是說。

正如 Kirk 所描述的那樣,跟他合作的礦池幫他設置了一個伺服器,讓他的礦場看起來好像「沒那麼多個連接點」。當一個 IP 地址有數千個連接點,而每個連接點都提交大量數據時,這在當局看來是「可疑的」,尤其是在像四川這樣的農村地區。

但是, Kirk 說礦池可以幫助礦工解決這個問題,「在他們施展魔法之後,你只會看到五台機器,這樣並不可疑,看起來就像正常家庭會使用的設備數量。」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