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茉莉

本輪加密資產熊市中,受 Terra 崩盤影響最大的兩大 CeFi 公司—— Celsius、三箭資本先後出現流動性危機。借貸平台 Celsius 至今仍未開放客戶提款渠道,對沖基金三箭資本面臨破產清算。

面對債務危機,兩家公司呈現出完全不同的作為。

Celsius 先從償還它在各種 DeFi 平台中的貸款開始,以求其質押在這些 DeFi 平台的抵押物不被清算,待市場穩定後開始逐漸贖回它累計超過數億美元的加密資產抵押品。

三箭資本則在資金鏈斷裂的情況下遭遇巨額清算,但仍舊資不抵債。然而,在面臨英屬維爾京一法院的清算令和申請在美國破產保護後,三箭資本的兩位創始人被債權人指控「不配合清算」且下落不明。

Celsius 積極還貸 待贖回 6.5 億美元抵押品

7 月 11 日,加密資產借貸平台 Celsius 分別向 DeFi 借貸協議 Aave 和 Compound 還款 6000 萬 USDC 和 3500 萬 DAI,此次共計償還了它從 DeFi 中借出的 9500 萬美元貸款。該策略釋放了 Celsius 鎖定在 DeFi 中的 1.72 億美元的加密資產抵押品。

Nansen Portfolio 跟踪器追踪了這次還款動作,數據顯示,與 Celsius 相關的錢包在各種交易中轉移了 3500 萬美元的 DAI(MakerDAO 與美元掛鉤的穩定幣)和 4000 萬美元的 USDC(Circle 推出的美元穩定幣)。另據以太坊瀏覽器數據,該錢包在週日已向 Aave 協議支付了 2000 萬美元的 USDC 貸款。

根據 DeFi 數據平台 Zapper 的數據,這些舉措之後,Celsius 仍欠 Aave 和 Compound 1.2 億美元,較上週五的 2.35 億美元有所減少。目前,Celsius 鎖定這些貸款的抵押品價值為 6.5 億美元,已經從最高的 9.5 億美元逐漸下降。如果該公司能完全償還其餘貸款,理論上這些抵押品可以得到釋放。

加密資產

Celsius 在兩協議中的債務為 1.2 億美元左右

更早前的 7 月 8 日,Celsius 償還了區塊鏈的穩定幣協議 Maker 2.23 億美元的貸款,以釋放 4.5 億美元的抵押品。

今年 6 月,陷入流動性危機的 Celsius 在暫停用戶提款的文章中曾表示,會採取「重要步驟來保護資產,並探索可用選項」。從其當前的動作看,這家加密資產借貸平台正在積極地向 DeFi 協議還貸,以贖回其質押在這些協議中的加密資產抵押品。

客觀來看,積極償還貸款的舉動有利於 Celsius 釐清其債務,儘早面向客戶開放提款。這種策略大概是基於 Celsius「避免破產清算」的立場而制定的,為了這一立場,該公司還專門更換了律師團隊。

在暴露流動性危機後,Celsius 在 6 月聘請了 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律所,就可能的重組尋求建議。但媒體報導,在 Akin Gump 建議 Celsius 的高層申請破產後,雙方陷入了緊張局面,因為 Celsius 希望探索其他選擇。

此後,Celsius 將律師團隊更換為 Kirkland & Ellis。新任的該律師事務所似乎「更容易接受」Celsius 避免申請破產的計劃,在此前的文章中,該公司主張探索更多元的保護資產計劃,包括利用其客戶群尋求支持。

債權人指控三箭資本創辦人「不配合清算」

與 Celsius 極力避免破產相比,另一家 CeFi 領域的對沖基金三箭資本在資不抵債的情況下走向了破產清算的道路,但債權人們指控,該基金的兩位創辦人「不配合清算」,處於下落不明的狀態。

三箭資本由 Zhu Su 和 Kyle Davies 於 2012 年創立,此後成為加密資產市場最重要的參與者之一。該基金主要在新加坡開展業務,於 2021 年 9 月遷至英屬維爾京群島。過去 2 年多,三箭資本從多家公司借入大筆資金,並投資了多個加密資產項目。今年,在三箭資本大額投資的 Terra 崩盤後,該基金出現嚴重的流動性危機,遭遇巨額清算的同時也陷入了巨額債務中。

7 月 1 日,三箭資本通過律師向美國紐約南區的破產法院申請破產保護,旨在保護其美國資產不被債權人沒收,同時要求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進行清算。6 月 27 日,英屬維爾京群島一家法院曾下令清算三箭資本,要求清算其資金以償還債務。

然而在一組法庭文件中,代表債權人的律師稱,他們前往三箭資本新加坡辦事處時發現,該辦事處已被廢棄。另外,清算顧問在與兩位創始人進行 Zoom 會議通話時,兩人全程關閉鏡頭和語音,一言不發,回答問題皆由律師代表,表現出不合作的態度。

延伸閱讀 👉👉👉傳已逃離新加坡!三箭資本創辦人 Su Zhu、Kyle Davies 行蹤不明

債權人還表示,由於不知道 Su Zhu 和 Kyle Davies 目前的所在地,因此擔心這兩名創始人會分散三箭資本的資產,對債權人不利,尤其是這些資產屬於流動性極強的現金、加密資產和 NFT。

由於三箭資本創始人被指控不配合清算程序,紐約法院已批准召開三箭資本債權人緊急聽證會,預計於當地時間 7 月 12 日召開。目前,三箭資本旗下的 NFT 基金 Starry Night 的 NFT 已被轉移到一個新的錢包中,原因不明。

另一方面,債權人正尋求凍結三箭資本的資產,要求法院下令公開三箭資本所持的全部資產。

根據區塊鏈分析公司 Nansen 的數據,截至 3 月份,該基金管理的資產估計為 100 億美元。但一位最近幾個月曾與三箭資本管理人員交涉過的人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他們被告知該基金的總價值為 40 億美元。

目前三箭資本的財務狀況尚無準確數據,共同創辦人 Su Zhu 自 6 月 15 日發出那則「我們正在與有關各方面進行溝通」的推文後,就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過面。另一位創辦人 Kyle Davies 則曾在 6 月向媒體說明過公司投資 Terra 2 億美元後陷入的困境,但此後也再無公開消息。

在該對沖基金陷入危機後,Su Zhu 被曝出急著脫手他在新加坡價值 3500 萬美元的豪宅,並將所得款項匯往杜拜一家銀行。據此,很多人猜測三箭資本的兩位創辦人目前在杜拜。加上今年 4 月,Su Zhu 曾對外表示,三箭資本計劃將總部從新加坡遷至杜拜,並計劃推出一個 50 億美元的基金。

但 6 月 底,杜拜金融服務管理局(DFSA)在回應媒體詢問時表示,三箭資本不是 DFSA 授權的公司。在杜拜,也查詢不到該基金的註冊資訊。

面對債務人的消極態度,債權人十分著急。根據已公開的消息,以美元計算,三箭資本的清算額和債務以億計算。

總部位於美國的 BlockFi 和 Genesis 是兩家大型加密金融服務集團,6 月 17 日,兩家集團先後表示對未履行追加保證金義務的「大客戶」、「大型交易對手」執行了清算,雖然沒有點名,但外界同時將被清算人指向三箭資本。

《金融時報》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說法稱,三箭資本在 2020 年對 BlockFi 進行了「戰略性」投資,並於次年退出。該公司從 BlockFi 借了比特幣,但未能滿足追加保證金的要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清算是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進行的。

BlockFi 後來在宣布與 FTX US 達成交易時證實,它在與三箭資本的交易中損失了約 8000 萬美元。

此外,由於未滿足追加保證金的要求,三箭資本在 BitMex、FTX 和 Deribit 三家加密資產交易平台的資金也被清算。Deribit 還聲稱,該對沖基金欠其 8000 萬美元,其中包括 1300 BTC、15000 ETH 和 3710 萬美元的負資產。

三箭資本還有未償還的貸款債務。

加密資產借貸和交易服務商 Voyager Digital 表示,三箭資本拖欠了它們一筆貸款,這筆貸款由 3.5 億美元的穩定幣 USDC 和時值超 3 億美元的 15250 枚比特幣組成。Voyager Digital 也是此次進入法律流程中主要的三箭資本債權人之一。

除了債務,三箭資本還面臨著監管審查。

此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批評三箭資本超過管理資產的門檻、提供虛假信息。MAS 補充說,它仍在審查「三箭資本是否進一步違反了 MAS 的規定」。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蜂巢 Tech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