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Claudia

原文來源:深潮 TechFlow


12 月 13 日,FTX 創始人 Sam Bankman-Fried(SBF)被巴哈馬警方正式逮捕。

根據巴哈馬官方的聲明,美國司法部門已經正式對 SBF 提起刑事訴訟,巴哈馬警方在收到美國正式通知後逮捕了 SBF,並將按照要求引渡他。美國檢方隨後以 8 項罪名起訴他罪名涵蓋金融犯罪、選舉財務違規等,指控 SBF 在 FTX 的倒閉中扮演核心角色,並向大眾和投資人隱瞞許多問題。據了解,SBF 所有控罪合計起來,最高可判處 115 年徒刑。

此前,SBF 頻繁接受各大媒體採訪,並流連於各類推特 Space,讓不少人心生疑惑,為何 FTX 崩盤後, SBF 似乎安然無恙?

塵埃逐漸落定。

就在 SBF 被逮捕的前幾天,《深潮 TechFlow》通過視訊採訪了 SBF。那一天,SBF 精神似乎不錯,久違地露出了多次笑容。在採訪的過程中,他不斷強調自己很懊悔,重複表示「我搞砸了」,表明自己想要「積極解決客戶的問題」;但另一邊,他又將矛頭對準了 CZ 和負責破產清算的 FTX 現任 CEO 及團隊。在他看來,CZ 是扣動扳機,最終導致 FTX 暴雷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SBF 在採訪中承認,過去他將很多的精力浪費在媒體以及 FTX 的品牌建設上,沒有專注於產品優化和風險管理,現在看來,此等疏忽造成了很多問題。

在採訪的最後,我們問他,你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

他表示,後悔出事後的那段時間我不應該在媒體消失,我本可以做更多。」

真相還是謠言?

深潮 TechFlow:自 FTX 破產以來,三箭資本頻繁發起對 Alameda 的指控, 稱在 LUNA 崩潰的事件中,三箭資本是被 Alameda 集團所獵殺,最終導致了三箭資本失去了自身 LP 與債權人的全部資金,此外,《紐約時報》也報導,美國曼哈頓聯邦檢察官開始調查 Alameda 是否為 LUNA 崩盤的幕後黑手,你怎麼回應這些指控,是 Alameda 獵殺了 LUNA 和三箭資本嗎?

SBF:絕對不是。雖然今年很多事情都搞砸了,我很懊悔,因為這些事情直接導致了 FTX 的破產,我無比難過,但並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三箭資本的崩潰與我們沒有關係,Terra 更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某種程度上來說,三箭資本和 Alameda 有著類似的經歷。槓桿多頭頭寸、市值下降、最終被清算,我為他們的經歷感到同情和難過,為今年因市場下跌而受到傷害的所有人感到難過,但我不能認同他們散播謠言,試圖把自己的問題歸咎於他人的行為。

我覺得他們都是聰明人,我真的難以置信,他們真的相信 Alameda 與他們的頭寸有關聯。市場崩潰了,這很直接,但這與我採取的行動沒有任何關係,與 Alameda 沒有任何關係,從我的角度來看,他們只是在尋找一個替罪羊,想為自己的問題找到別人來承擔責任。

深潮 TechFlow:在 FTX 事件發生過後,你不斷堅稱自己對 Alameda 財務狀況沒有詳細了解,導致發生了資金混用的情況,但《富比世》報導稱,你兩年整理了 5 張資產清單,對 Alameda 的財務理解精確到個位數,你如何看待報導的內容?

SBF:我寄給《富比世》的那份文件是為了回應關於我 Holdings(持股)的問題。我發送給他們的是一份 Summary(概要),有關於我的 Holdings 和 Alameda 的 Holdings,這給了我一部分資訊,我也知道了關於 Alameda 的 Token Holdings 的一些資訊,但我並沒有完全捲入其中。

我只是看了一下 Alameda 的那些未平倉保證金頭寸,但沒有涉及到所有頭寸的詳情,這導致我並沒有對 Alameda 有任何詳細的了解,包括實際的全部資產淨值等,只是知道他們的一些資產是什麼,直到最近出事了我才知道了全部詳情。

深潮 TechFlow:所以你只是知道具體的數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SBF:我只知道其中的一部分。比如我知道 Alameda 最大筆的資產在哪,但我不知道他們的負債。我知道有哪些借款或貸款,或者他們在 FTX 上的倉位,主要的代幣持有量,我期望知道更多,但是顯然事實不是這樣。

深潮 Tech Flow:《金融時報》曝光了 Alameda 和 FTX Ventures 累計接近 500 項投資的明細,總價值共計超過 50 億美元,這些用於投資的錢來自於哪裡?回頭來看,裡面的一些投資是否過於草率?

SBF:進行這樣的投資絕對是一個錯誤。雖然我認為其中許多投資本身是合理的,但 Alameda 的投資規模太大,大概最終有數十億美元,這也是導致它長期處於多頭頭寸和缺乏流動性的部分原因,我絕對希望 Alameda 沒有進行過規模那麼大的投資。

媒體與自我

深潮 TechFlow:在推特上,很多人有一種不滿的情緒,認為你「賄賂」了《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等一眾媒體,他們似乎淡化了 FTX 破產的危害和性質,FTX 的媒體策略是如何的?

SBF:媒體策略要看是出事前還是出事後。如果倒退到崩潰之前的一個月,很明顯,我與媒體有很多接觸。我相當積極地和媒體談了很多,我的目標是盡可能地幫助大家,讓人們了解加密貨幣生態系統中發生的事情,試圖幫助向立法者和其他人進行宣傳。

但這其中,我的很多話成了反擊我的素材。上個月 FTX 崩盤的時候,我也是這樣做,我與記者交談,說了我的想法,我以為這會有所幫助,但是他們會認為這種崩潰與我有關。從那時起,我進入了一個不怎麼與媒體交談的時期。我很後悔這麼做,因為那個時期的報導有點脫離現實。顯然,我搞砸了很多事,這絕對是事實,媒體對此也有權對此進行報導,但也有很多陰謀論開始四處流傳,而這些都是不真實的。而且這種說法都佔據了上風,包括 LUNA 和三箭資本的崩潰……這都與我無關,卻在媒體報導中經常出現。

*背景:《金融時報》披露了 Alameda 近 500 項投資組合,其中包括對多家媒體的投資。此外,知名加密貨幣媒體《The Block》披露,其前任 CEO 曾秘密從 SBF 獲得累計 4300 萬美元的貸款。

SBF:崩盤發生時,我確實消失了一段時間。這意味著有一段時間我的聲音沒有被聽到,當時我覺得這麼做是合適的。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有很多瘋狂的謠言流傳。但我知道,真相會以某種方式被公諸於世,但是我當時應該積極回擊那些不真實的謠言。

深潮 TechFlow:此前在媒體上, 你被宣傳為「利他主義者」,如今,在大多數人看來,這只是一種人設包裝,來進行偽裝和欺騙。真實的 Sam 是怎樣的,你有什麼不變的信仰?

SBF:我試圖做一些對世界未來有利的事情,顯然是這樣。但我現在搞砸了,我知道我沒有做出想像中應有的影響力。我深感遺憾,也永遠無法解決這個問題,這將困擾我很久很久。但這是我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也是我將繼續努力做的事情。這很令人興奮,但也確實造成了遺憾。我想做我認知中對世界有益的事情,這是不變的,雖然我做錯了很多,但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

深潮 Tech Flow:你是加密貨幣以及區塊鏈的信徒嗎?還是在你看來,加密貨幣僅僅是你賺錢的工具?

SBF:是的,我是一個忠實的信徒。當我第一次接觸到加密貨幣時,它只是一個賺錢的工具。2017 年,我第一次開始交易,我不知道加密貨幣是什麼,也不是很關心,它只是一個我可以交易和賺錢的東西。但在我交易的第一年裡,我學到了很多關於「加密貨幣是什麼」的知識。我必須使用它,並在加密貨幣交易所間進行轉移。在這個過程中,我了解了加密貨幣最初存在的原因。

交易所的未來

深潮 TechFlow:FTX 倒塌之後,幣安的地位更穩固了,你怎麼看待未來中心化交易所的發展,幣安會一直「一家獨大」嗎?

SBF:好問題,我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顯然,幣安變得更強大了。在這一點上,他們擁有大部分的交易量。我與他們有分歧,對他們在 FTX 暴雷時所做的很多事情感到非常沮喪。不過,他們也建立了一個好的產品,他們的用戶很喜歡使用幣安,為此要給他們點贊。

在這個市場上,有競爭是很重要的,如果壟斷的話,不一定能看到真正的競爭或增長。防止壟斷很重要,有多個真正有流動性的交易所也很重要,包括幣安。希望其他機構能夠繼續生存和發展,但我很擔心這可能會形成一定的交易所市場中心化,我不認為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健康發展的態勢。

深潮 TechFlow:那你怎麼看待中心化交易所(CEX)和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的未來?

SBF:有些事情只能在中心化交易所完成。為了說明這一點,我們可以思考,任何真正的運算密集型的東西,都很難在 DEX 上做,因為有吞吐量和延遲的限制。即使在今天最快的去中心化網絡,數以萬計的交易和數億秒的延遲,這些數字都比你能在中心化伺服器上得到的差得多。因此,當你有大量的交易或者高頻交易時,在中心化交易所會有優勢。

但另一方面,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是可驗證的,它有儲備金證明,它到底要做什麼,代碼都是在鏈上部署。任何人都可以在它的基礎上建設,並可以用它組成其他東西,這是非常強大的。因此,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也有很多優勢。

我的猜測是,我們將看到一個組合,即在一些中心化的交易所中,看到一些非中心化交易所的身影,真正運算密集型的產品將傾向於在中心化的交易所中交易,而在非中心化交易所中較少。你可以在中心化交易所更快地交易,有更多的運算資源可以使用,很明顯,這是有代價的。

深潮 TechFlow:你怎麼看待 CZ 在事件過程中的角色,他的行為對整個事件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SBF:他在其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我認為,在那之前的幾個月裡,他有很多公關活動,準備破壞 FTX 的市場信任。最終,他引發了(FTX)破產。不光是他說要拋售 FTT,那個週末有一大批人跟進推文,他試圖帶起市場情緒,而不是僅僅試圖尋找一個 OTC 交易。如果賣出 FTT 是他的首要目標,他選擇了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要花很長時間,這會使他能夠一直談論這個話題。我認為,這可能是故意的。他可能是故意想讓 FTX 在這個過程中失去更多。快要崩盤的時候,他說他想要收購。我不認為他準備認真地貫徹這個想法,也不認為他曾認真想過要收購 FTX。他只是想跟我們打一次交道,最後肯定是會反悔的。我對 CZ 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並不滿意,這是一個有針對性的行為,這不是在試圖幫助這個產業變得更好,這只是在傷害競爭對手

深潮 TechFlow:你認為是他觸發了本次危機?

SBF:是的,他是最終採取了導致爆炸的行動的人。當然我也有責任,FTX 沒有做好風險管理,這是我的錯,所以他才能有可乘之機。但我確實認為是他扣動了扳機。

深潮 TechFlow:假設沒有 Coindesk 的報導、CZ 不曾說要拋售 FTT,你認為,FTX 會有怎樣的結局?

SBF: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我認為,我們會有更多的轉機。在事件早期,不同的力量從各方湧入,從而導致了崩塌。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已經開始重新參與到業務中,認為 FTX 將變得更加強大,我們的資產負債表將變得更加強大。

深潮 TechFlow:為什麼開始重新參與業務?有什麼節點嗎?

SBF: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前一年,我在一些事情上浪費很多時間,我一直把更多的時間放在媒體上,放在我喜歡的關於 FTX 未來願景的品牌建設上。它們確實很重要,並不是說它們與業務無關,但我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

首先,我本應該專注於風險管理,專注於檢修我們的匹配引擎和其他事情。而除了我搞砸了之外,沒有任何解釋的空間。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基本上接受了這個事實,即我已經變得不那麼踏實,我需要更多地參與業務建設,更努力地工作,並更關注工作的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修補匹配引擎和其他事情。那個時候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已經想好了怎麼進行風險管理,不幸的是,崩潰比結果更早到來。

深潮 TechFlow:Skybridge 創始人 Anthony Scaramucci 說,在前往中東募資的旅途中,你在中東投資者面前猛烈抨擊了 CZ,後來這些話傳到了 CZ 耳朵裡,這是真的嗎?如果是,你現在是否感到後悔?

SBF:我不知道。Scaramucci 肯定是聽到了什麼,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或感受。在籌款電話中,每個人都會談論自己的產品。我說了很多交易所的優勢,談論我們做得好的地方,以及如何從競爭中脫穎而出。募資過程中問的最多的是,什麼使你與競爭對手不同?

這就是我所說的,有時候我只是籠統地談論了什麼使我們與眾不同,有時我也會具體談論與其他特定交易所相比,我們的優勢。我試圖真誠地講述我心目中他們的好與不好,而且顯然幣安有些地方做得非常好,這就是為何他們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但我也會談一談我覺得我們比競爭對手更好的方式,我覺得 FTX 是有很地方優於幣安的。對每個人來說,可能都是如此,當他們聽到好話和壞話時,引起他們共鳴的,往往是負面的那部分。

深潮 TechFlow:FTX 拿到了很多明星 VC 的投資,比如紅杉資本、Paradigm 和淡馬錫,你認為在當時,你吸引到眾多機構投資的原因是什麼?有什麼竅門?

SBF:當時我們正在尋找企業合作夥伴,他們也正在建立一個白標合作夥伴的集合。他們幫我們投資來達到這個目的,建立關係,同時獲得收購的資本。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投資於 FTX 和我,他們比我更清楚。但我確實認為,我們在許多方面,都可以說是非常引人注目的產品和公司,但顯然,我們也有很大的優化空間。

深潮 TechFlow:從 2019 年開始,你一直捐贈支持民主黨,成為了民主黨的最大捐贈者之一,你的動機是什麼?這些錢是來自於用戶嗎?FTX 從「親自政治」中獲得了哪些好處?

SBF:這些捐款不是在 FTX 上進行的,那是我給肯尼迪的捐款。這對所有那些我認為重要的、我認為候選人可以幫助支持的疫情預防和其他事業都有好處。我確實花了很多時間在華盛頓特區與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交談,但是為了幫助建立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監管框架,然後與監管機構討論 FTX 的許可證。主要的捐款目的還是為了防止疫情大爆發。

未來何去何從

深潮 TechFlow:目前,眾多勢力在爭奪 FTX 資產的處置權,你預計,在 FTX 無法提款的用戶什麼時候能拿回部分屬於他們的資產?

SBF:這很混亂。很多政府已經介入了。有巴哈馬、Chapter 11 Team、歐洲的監管機構、澳洲的監管機構、日本的監管機構……這其實非常混亂的。我希望無論最後處置權交給誰,他們會把客戶放在第一位,他們會盡一切可能為客戶提供更多的幫助。他們中的一些人正在這樣做,很多國際監管機構和管理者一直在幫助客戶,但不幸的是,看起來確實會有一場管轄權之爭。

深潮 TechFlow:據我們了解,有很多 FTX 的員工因為信任你,大部分資產也在 FTX 上,並且沒有取出來,對於這部分員工,你會給予補償嗎,你想對他們說什麼?

SBF:我感到非常抱歉。我願意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為他們做出補償,我現在沒有能力這樣做。我沒有資金可以給他們,但我沒有忘記這一點。我希望我能夠對得起他們。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使其他每一個 FTX 的客戶都得到補償。我正在為此而努力。我不能保證我一定會成,但這是我現在花費所有時間的地方。

坦率地說,我認為它已經在發生,我對它沒有開始發生感到驚訝、沮喪和憤怒。我本以為美國和日本的所有客戶如今都可以得到補償,這本應該已經發生了。我感到困惑和驚訝的是,為什麼 chapter 11 team 還沒有做這一點。而且,我有幾十億美元的潛在融資提議,但都沒有被採納。這兩件事都很令人沮喪。我認為,如果 chapter 11 的團隊想的話,他們已經可以開始將一些資產歸還給客戶,但這還沒有發生。我將盡我所能,使客戶盡可能得到補償。在下個月或下兩個月內,這方面會有進展

深潮 TechFlow:你收到過刑事指控嗎?你是否擔心入獄?

SBF:還沒有,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顯然,監管機構正在研究這個問題。不過這不是我現在所關注的,我目前專注於客戶的處理問題。在某地某時,或許我需要考慮自己,但肯定不是現在。

*注:本文采訪於 SBF 被美國司法部門起訴,巴哈馬警方逮捕前。

深潮 TechFlow:對行業造成如此重大的影響,你會有負罪感嗎,最讓你後悔的一件事是什麼?

SBF:我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難以置信的內疚和難以置信的糟糕。我並不希望發生這些事情,但如果我有更多的行動,我本可以阻止它,我應該有更多的發言權,但我沒有,我真的很後悔,出事後的那段時間我不應該在媒體消失,我本可以做更多的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深潮 TechFlow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