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才引發炒作 RAM 這種怪異風潮的 EOS,這回遭以太坊 DApp 開發者控訴,企圖以空投 (Airdrop) 空氣幣使以太坊網路壅塞,也使得傳輸手續費 gas fee 節節升高,並提出諸多 EOS 不合理的疑點。EOS 首席開發者 Dan Larimer 否認了此做法,也表示不需要用這種低端方式來做出攻擊。

來自開發者用戶的指控- EOS 刻意堵塞以太坊

DApp 開發者 Justo 受訪 表示

我,以及許多活躍的以太坊 DApp 開發人員曾預測, EOS 很可能試圖攻擊以太坊的 gas 價格,以凸現他們的網路價值。

Justo 正在以太坊上開發兩款博弈 DApp,他在訪問中繼續説道:「EOS 總在他們運行不順利的時候,反反覆覆地在攻擊以太坊網路。」

所謂的攻擊,指的是 「空投代幣」(Airdrop),它通常被 ICO 項目用來作為行銷獎勵,激勵社群推廣項目以換取免費的代幣,有時則是直接廣布於所有的以太坊錢包之中。也有項目藉由空投進行變相的 ICO。

Justo 指稱,在 6 月 6 日 EOS 主網推出之前,gas fee 的價格每天都因為這些空投代幣而增加。

數千個隨機代幣,不是沒有項目網站,就是一個僅是在幾個小時內出現的模板網站。每天都在浪費數百計的以太幣,花數十萬美元就為了空投。

Justo 表示這樣的攻擊持續到 6 月 6 日主網公佈之前,才恢復 gas fee 價格正常水平,直到 6 月 25 日以太坊突然出現不尋常高交易量,付出大量 gas fee。

筆者推測 Justo 意指,EOS 主網在上線不久就出現 交易暫停 的事件,不久之後,6 月 25 日以太坊交易量便大幅攀升,隨即下降至六月初水平,不過 gas fee 價格並未因此增加。

以下數據可供讀者作為客觀評斷:

Etherscan 數據四月至六月底,gas 平均價圖表。

etherscan gas fee 客觀數據 (6/6)

etherscan gas fee 客觀數據 (6/25)

去年 12 月謎戀貓擁堵的高峰期,以太坊每天處理約 140 萬筆交易,收費不到 1 美元。現在,它每日處理大約 50 萬筆交易,但費用並沒有因減少交易量而大幅下降:

相較年初,目前以太坊已降至 500,000 筆交易

etherscan 自去年底至今年七月,雖交易量減少,但 gas fee 並未隨比例銳減

Justo 表示,這從 EOS 主網上線前的一個月就開始精心策劃,是相當明顯的。他表示,如果你不認為這是 EOS 做的,還有誰每天有兩百萬美元來攻擊以太坊,又同時擁有 EOS。Justo 指稱只要跟著那些錢包的軌跡就知道了。

Justo追蹤 了其中一個空氣幣 IFishYunYu,發現其部分資金一個具有大量眾酬所得 EOS 的地址。另外,他也提出另一個空氣幣 Hashcoin 正在消耗以太坊 20%的網路。

他表示 IFish 代幣的創建者正來來回回地傳輸代幣,以佔用以太坊的網路空間。即便這麼做的花費很高,但它確實可以使網路延遲,並且使 gas 費用升高。並表示這樣的狀況導致他的開發進度落後,DApp 上不了主網。

EOS Dan Larimer 否認指控

面對指控 EOS 首席開發者 Dan Larimer 回應

我可以跟你保證,光是謎戀貓就可以讓以太坊網路壅塞的狀況下,BlockOne(EOS 開發公司) 不會笨到用自己的資源攻擊以太坊。如果攻擊是我們的目標,那會有更多更聰明又便宜的方法。

EOS 首席開發者 Dan Larimer 否認影響以太坊的指控

根據 數據 , 正式上線僅一個月齡的 EOS 網路,剛創下每秒 1,275 筆交易紀錄,在過去 24 小時內處理近五十萬筆交易。

相較於以太坊,如上段落所示,gas fee 並未因為交易量的遞減而下降,在今年七月反倒一度激增至年初的高額費用。

只不過也有媒體 質疑 EOS 的數據是如何被測量的,並且懷疑,EOS 這些高效率的每秒交易數據,恰巧與以太坊壅塞的時機相同是否真的為巧合。

不僅於此,以太坊花了三年時間才達到每天五十萬筆交易的流通量,也讓人引起疑竇,究竟是誰在一天會有這麼多的 EOS 交易需求。

關於以太坊壅塞,也有一說是因為「交易挖礦」的中國交易所 FCoin,其創新版讓許多莫名的小幣得以上市,加上其平台幣 FT 高交易量的數據,可能因此佔用了以太坊的空間。

無論如何,EOS 除了是最長 ICO 紀錄保持項目外,其投票機制、超級節點,還有近來區塊客曾報導過的 EOS RAM 炒作 情況,都讓整個加密社群維持相當高的討論度。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