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18 年 7 月 5 日,《我不是藥神》在中國大陸上映,觀影過程中筆者莫名聯想到了 Binance,尤其是思慧這個角色出場的時候,筆者總是不由自主的拿她和何一對照一番,當時就萌生了拍個《我不是幣神》紀錄片的想法,無奈筆者只是幣圈一個無名之輩,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這些大佬,再加上才疏學淺,拍紀錄片的想法只能就此作罷。

本來的計劃是第一篇就寫趙長鵬和何一,但考慮到與中國大環境的聯繫以及人物本身的話題性,就把李笑來放在了開篇。這一篇中就和大家聊一聊趙長鵬、何一與 Binance。

逆境生長的 Binance

2017 年被很多媒體喻為「中國區塊鏈元年」,在眾多事件當中,如果要選出幾件事記入世界區塊鏈發展史,那 Binance 的崛起當屬其中之一。

Binance 創建於 2017 年中旬,短短六個月時間成長為全球最大的幣幣交易所,Binance 自己的 BNB 也創下了百倍幣的奇跡。

李笑來在錄音事件中說:「有個騙子交易所叫幣安(Binance),有個騙子叫孫宇晨。」並點評 Binance 的崛起說:「技術好個屁,前兩天剛丟幣,是時勢造英雄。」

是不是騙子交易所筆者不知道,但李笑來有一句話還是很貼切的——「時勢造英雄」。Binance 在眾多交易所中是起步比較晚的一個了,2017 年中國交易所是 OKCoin、比特幣中國、火幣網三足鼎立的局面。同年 6 月份的時候 Binance 開始 ICO,一個月後融資 1500 萬美元,緊接著 Binance 的網站上線了,隨後紅杉資本找到了 Binance 表達了投資意願。但成就 Binance 的並不是紅杉資本,而是中國的大環境。

在 2017 年下半年出台的九四監管瞬間改變了國內交易所的局勢。在整個幣圈都惶惶不安的時候,國內的用戶只關心一個問題——「哪個交易所安全?」筆者還記得在 8 月底的一個下午,一位朋友接連發了好幾條消息給筆者,大概內容是「交易所里有幣的話就賣了或者轉移出來,李林、徐明星他們一早就被拉去北京開會了,國家要發力了。

當時三巨頭中唯有火幣的服務器和註冊地不在國內,但那個時候火幣還沒有 Huobi.Pro 專業站,交易所中只有 Binance 是一開始就面向全球市場的,儘管當時也有聲音說 Binance 要卷錢跑路日本了,但依舊吸引了大量用戶轉向 Binance。

2018 年 1 月 10 日的時候,Binance 宣佈其全球註冊用戶超過 500 萬人,躍居世界最大交易所之一,這樣的奇跡僅僅只用了半年時間。

成就 Binance 輝煌的客觀原因可以說是中國的大環境,主觀原因就不得不提及兩個人——趙長鵬和何一

「謙謙君子」趙長鵬

趙長鵬和李笑來都生在高級知識分子的家庭,他們的父親都在大學任教,但不同於李笑來的一身狷狂,趙長鵬身上有著知識分子的清高與偏執

出生在江蘇連雲港 (註一) 的趙長鵬在上小學的時候隨家人舉家移民至加拿大溫哥華。那一年趙長鵬 12 歲了,生活環境的變化對他並沒有造成什麼困擾,在精英教育的培養下,他考上了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專業。

(註一):中國江蘇省北部沿海城市,約 452 萬人口。

也許是因為移民的緣故,趙長鵬對加拿大很沒有歸屬感,畢業後直接去了日本東京,為東京股票交易所開發了用於匹配交易訂單的系統,本來憑借過硬 (註二) 的技術扎根日本也不是不可以,但日本太小,沒有足夠的空間讓他這只「鵬」自由翱翔。積累了幾年經驗後他就跳槽去了紐約,在全球最大的財經資訊公司 Bloomberg(彭博資訊)工作,Bloomberg 有三個主要構成部分:彭博 TradeBook 交易平台、彭博社消息服務中心、彭博通訊社,趙長鵬就在 TradeBook 開發期貨交易軟件。兩年後,27 歲的趙長鵬已經在管理 Bloomberg 位於新澤西、紐約、東京的龐大團隊了

(註二):過硬,經得住嚴格檢驗或考驗。

如果說李笑來的命運總有一種老天爺鞭撻的感覺,那麼趙長鵬的命運則透露著一種「君子當自強不息」的氣魄。在 Bloomberg 順風順水的趙長鵬在 2005 年選擇了辭職,這一次,他回到了中國,在上海創建了自己的公司 Fusion Systems,致力於開發速度最快的高頻交易系統。

趙長鵬進入區塊鏈行業是比較晚的,2013 年,也就是李笑來燒美元點煙的那一年,趙長鵬才從一個牌友那裡瞭解到關於比特幣的事,憑借著對技術的敏感,趙長鵬馬上意識到區塊鏈所蘊含的力量,技術出身的他退出了自己一手打造的 Fusion Systems,開始涉足多個區塊鏈項目的開發。

幣圈鐵三角

成長環境和學習經歷決定了趙長鵬不可能成為一個商人,儘管看到了商機,但他還是理科生的思維模式,首先想到的不是怎麼用區塊鏈掙錢,而是關注這個技術是什麼,能做什麼。於是他加入了加密貨幣錢包 Blockchain.info 的團隊擔任 CTO 一職,短短一年時間里,趙長鵬對區塊鏈技術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做了一個更大膽的決定——賣了上海的房子,梭哈進入幣圈

完全投入幣圈的趙長鵬同時也離開了 BlockChain.info 團隊,選擇跳槽到 OKCoin 擔任 CTO,當時的 OKCoin 是全中國最好的比特幣交易所,自此,徐明星 (註三)、趙長鵬與何一組成的「幣圈鐵三角」正式登上了歷史舞台。

(註三):徐明星,OKcoin、OKEx 創辦人

(左至右) 徐明星、何一、趙長鵬

然而這卻是筆者見過最不穩定的「鐵三角」。

2015 年下半年,一年時間不到,趙長鵬就和徐明星鬧掰了 (註四)。趙長鵬抨擊 OKCoin 拖欠薪水、偽造合同、用機器人炒幣等問題,OKCoin 則反擊說趙長鵬簡歷造假、毫無貢獻、無法勝任 CTO 一職。事實究竟如何已經是無法考證的了,總之結果是趙長鵬與何一先後離開 OKCoin,聯手開啓了創造奇跡的新征途。

(註四):鬧掰,關係決裂

到底離開了 OKCoin 後發生了什麼?是怎樣的情況下讓趙長鵬與何一共同創造出「幣安神話」?請見 《我不是幣神〔二〕趙長鵬、何一(下集)》

相關閱讀:

【深入中國幣圈系列】我不是幣神〔一〕李笑來 (上集)

【深入中國幣圈系列】我不是幣神〔一〕李笑來 (下集)

(聲明:此篇文章由客座作家 Canaan 撰寫,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

(註解由區塊客編輯,不代表 Canaan 意見)

圖片來源: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Canaan

Canaan  

數碼科技愛好者,硬科幻迷,大學畢業時接觸區塊鏈技術並為此著迷,現於區塊鏈PR公司CryptoX擔任編輯/策劃一職。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偏向於保守,個人認為區塊鏈技術只是某個成熟技術的一部分,它本身並不能為社會發展帶來質變,只有當區塊鏈、AI、智能家居等結合起來,新技術處在同一個系統中發揮作用時,才可以帶來大的變革。 每一次技術革命都需要有星星之火,才能煽起燎原之勢。區塊鏈技術就是那星星之火,而我希望能做一個見證者,親身體驗這次技術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