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的時候如果還有人說想做一個瀏覽器來挑戰 Google 瀏覽器,變革 Facebook 數位廣告模式,你一定會覺得他只是想騙投資人的錢而已。在 Google、微軟 IE 等已經佔據大部分瀏覽器市場、被業內人士評為「死海市場」的情況下,也只有寫區塊鏈白皮書的作者敢這樣喊顛覆。

Mozilla 及 Firefox 聯合創始人、BAT 項目創始人 Brendan Eich 就嘗試這樣做了。他抓住軟件應用開發向輕量級轉化的趨勢,以廣告過濾和隱私安全為賣點,再結合區塊鏈的代幣經濟模型作為激勵方式,做了一款叫 Brave 的瀏覽器。

相關內容:JavaScript 創辦人加持 BAT ICO 30 秒募得 3,500 萬美元

這款能夠自動屏蔽掉廣告網頁、彈窗廣告的輕量級瀏覽器,在去年活躍用戶增長了五倍。從 2018 年初到 2019 年初,Brave 活躍用戶從 100 萬增長到 550 萬,下載安裝量超過 2000 萬次。

區塊鏈的魔性也體現在此,去年 7 月,全球月活躍用戶超 3.22 億的 Opera 瀏覽器上市時市值是 14 億美元。而這款暫時只有 550 萬活躍用戶的 Brave 瀏覽器,鏈上持幣(代幣 BAT)地址 12 萬人,其代幣總市值就已到達 4.3 億美元,是全球市值第 24 名的加密貨幣。

相關文章:媒體評鑑:Brave 為主流瀏覽器可行性替代品

你或許在看完這些數據後腦中有很多疑問:

  • Brave 是如何實現在死海市場中突圍的,用戶能增長 550% 的?
  • Brave 為什麼要發 BAT 代幣?
  • 這個代幣憑什麼市值 4.3 億美元?

軟體應用輕量化趨勢

今天的軟體應用為了能吸引更多流量,功能越來越多,體積越來越大。與之相對,功能比較單一的輕量級應用也開始受到歡迎,甚至還爆發瞭如小程序這樣的輕量平台,它們只有 1 個核心任務,那就是最快速滿足用戶需求。

軟體應用可以說正呈現出重型化和輕量化的兩極趨勢。比如我們在打開一個主流瀏覽器時,瀏覽器會對後台服務器發送 100 多個連接,這些連接背後是不同的業務團隊對用戶數據的獲取。Brave 則相反,它盡可能的做到簡潔輕量,同時注重隱私保護,可屏蔽廣告、追踪惡意軟件。

Brave 在今年 2 月做過一組測試,在打開同樣數量標籤的情況下,Brave 比其它瀏覽器如 Chrome,CPU 內存消耗能減少 33%至 66%。在手機上 Brave 則比 Chrome,Edge 和 Firefox 等常見瀏覽器的耗電量少 40%。

其實對於用戶來說,內存和電池的消耗感知並不大,就像沒人會因為 iPhone8 比 iPhone7 的處理器速度更快一些,就必須換新款的手機。Brave 這一測試數據背後其實是反應了 Brave 在隱私安全、屏蔽廣告、追踪惡意軟件方面做的更好,讓用戶用起來更輕便。

不過這也只能說明 Brave 是一款「輕而美」的瀏覽器,它和區塊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還需要發一個叫 BAT 代幣?

基於區塊鏈的注意力市場

在創業死海裡一年用戶增長五倍,Brave 瀏覽器能值 4.3 億美元嗎?

和大多數「互聯網+區塊鏈」的項目一樣,如果 Brave 只是單純談「區塊鏈+瀏覽器」概念,很難讓人相信這兩個不同地層邏輯的系統,僅靠發一個 BAT 代幣就能夠有機結合。

因此 Brave 從一開始就給市場講了兩個故事,一是在區塊鏈上基於注意力的數位廣告系統,二是以隱私為導向的瀏覽器。

先說 Brave 在區塊鏈上基於注意力的數位廣告系統Brave 認為,廣告本質是一個捕獲用戶注意力的機制,因此它通過內嵌的獲取用戶注意力從而對內容商進行精確獎勵的匿名賬本系統,連接廣告商、發布商和用戶,創建一個新的、高效的廣告市場。

簡單來說就是 Brave 希望消除數位廣告中間商,讓用戶的注意力更準確匹配廣告,同時保證用戶的隱私和給予獎勵。那這個廣告系統實際情況又是如何呢?

今年 4 月,Brave 瀏覽器上線了廣告平台 Brave Ads,平台將 70%的廣告收入分享給用戶,不過目前只支持 PC 端,首批使用地區沒有中國。從國外用戶的反應來看,如果選擇看廣告模式,一天使用 5 小時能有 0.1-0.6 美元的 BAT 代幣獎勵,一個月能有 3-18 美元的獎勵。

BAT 代幣獎勵也是 Brave 將瀏覽器用戶轉化成區塊鏈用戶的關鍵一步。不過傳統用戶並不等於區塊鏈的用戶,比如今年預計有 4,000 萬用戶的三星 S10 手機內置了 ENJ 開發的以太坊錢包後,ENJ 用戶並沒有太多增長,目前約有 2.7 萬持幣地址。

Brave 的情況也是這樣,BAT 持幣地址約 12 萬,這還是去年幾輪大規模空投後的結果,實際鏈上活躍用戶則更少。對於用戶來說,使用輕便的瀏覽器才是核心需求,通過廣告系統賺錢和持有 BAT 代幣,都是不必要的需求。

此外對於傳統用戶來說,一個月 3-18 美元的 BAT 獎勵變成能使用的現金門檻非常高,需要去交易所交易或者找到接受 BAT 支付的商家。而 BAT 並非穩定幣,也不是作為價值分配的中間介質,其價格波動也會對用戶資產造成影響。

在內容發布商方面,2018 年 Brave 有超過 28,000 個已驗證的內容髮布者。在廣告商收入方面,相比於目前的谷歌廣告聯盟和中國百度廣告聯盟,Brave 這一廣告獎勵對於內容商也並沒有多大吸引力。

再說以隱私為導向的瀏覽器。今天人們面臨的隱私侵犯主要在於,我們在互聯網上幾乎所有的動作,無論是搜索還是社交,其數據都會被記錄並傳送給互聯網巨頭的機器做算法分析,以挖掘其中的商業機會。

Brave 的做法則是不收集用戶數據,從而減少隱私侵犯和惡意廣告。在此基礎上,Brave 通過它的注意力數位廣告系統,加密用戶身份與數據,匹配用戶的注意力和與廣告,並通過零知識證明保證用戶隱私。

用戶還能在 Brave 中選擇打開能隱藏 IP 的 Tor 頁面,也能選擇使用注重用戶隱私的搜索引擎 Qwant 和 DuckDuckGo。這些都是 Brave 在隱私性方面的亮點,不過和區塊鏈關係並不大。

隱私性和安全性實際上是兩個有交叉但不完全重合的概念,目前區塊鏈有關隱私的解決方案主要有這幾種:隱私型代幣、智能合約隱私、隱私基礎設施、隱私應用。

Brave 沒有看到開發或使用智能合約隱私,只是說在其廣告帳本系統中引入了零知識證明保證用戶隱私。Brave 不是隱私基礎設施,也不是基於區塊鏈開發的去中心化隱私應用,而是一個隱私性能良好的中心化軟體應用。

根據官網路線圖,未來 Brave 將在新版中使用具有零知識證明協議的狀態通道方案,在以太坊上完成分佈式的傳輸和驗證過程,以確保用戶隱私。如果要說現在 Brave 和區塊鏈有什麼直接關係的話,那就是團隊基於以太坊 ERC-20 發了 BAT 代幣,但它也並非隱私型代幣。BAT 市值高估還是低估?

從上面分析我們可以看出,Brave 瀏覽器和區塊鏈的結合方面並不是很好,目前傳統用戶轉化為區塊鏈用戶比例較低,而普通用戶對 BAT 代幣也缺乏實際需求。

回到最核心的問題:一款 550 萬用戶的輕型瀏覽器,以注意力數位廣告系統和隱私為賣點,其 BAT 4.3 億美元的代幣市值是高估還是低估?

如果對照去年 7 月全球月活躍用戶超 3.22 億的 Opera 瀏覽器上市時市值是 14 億美元,僅有 550 萬用戶的 Brave 瀏覽器價值 4.3 億美元顯然是高估。

在數位廣告模式上,Brave 要撼動傳統數字廣告巨頭也並非易事。據 eMarketer 統計,Google 和 Facebook 統治著超過一半的廣告市場,並瓜分美國廣告市場每年絕大部分的新增份額。即使到了 2020 年,Brave 也很難佔據 1% 的美國數位廣告市場。

在瀏覽器生態方面,Brave 也無法和其它主流瀏覽器做比照。目前 BAT 系統僅限於 Brave 瀏覽器生態,入口過於狹窄。

此外 Brave 瀏覽器使用的 Chromum 內核,項目開源可複制性強,護城河低。一旦輕量級的瀏覽器商業模式可行,Google、微軟和其它互聯網巨頭,也隨時能推出輕量級版本瀏覽器。

對於 BAT 市值,僅靠一款瀏覽器支撐或許有區塊鏈的泡沫在裡面,即使繼續保持 550% 的用戶年增長仍然是高估。因此未來團隊打算將 BAT 擴展到 Brave 瀏覽器之外,通過 SDK 插件將 BAT 平台擴展到其他網絡瀏覽器、聊天軟件以及遊戲和其他注意力經濟應用中。

相關內容:【深度剖析 BAT】兩個月上漲近 300%,領先眾多主流幣。你認識它嗎?

不過目前團隊對拓展到 Brave 瀏覽器之外的設計沒有過多的披露,長期來看這是一個比較正確的發展方向,使生態和流量入口不局限於瀏覽器,這也是未來 BAT 市值增長的突破所在。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