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9 月 4 日,中共當局還以為一聲令下,就能「勸退」懷著發財夢的「炒幣大軍」。殊不知,他們都是一群打不死的蟑螂。

那年九四,到底發生什麼事?

三年前的今天,區塊客為大家報導了 《中國祭出重法,ICO 及代幣生態幾遭連根拔起》,當時,中國人民銀行(央行)等 7 個金融、行政機關聯合發布公告,先是將首次代幣發行(ICO)定性為「非法公開融資」即違法活動,接著還否定了加密貨幣作為「貨幣」的功能。

表明立場後,第二條公告便開始「禁止 ICO 活動」、第三條「禁止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服務」、第四條「禁止任何金融支付機構為加密貨幣業者提供服務」,不過,個人之間的交易行為尚未被禁止,更確切來說,應該是極難禁止。

長期以來,無論哪個國家,政策方針都是各項事業發展的決定性影響因素,可想而知,中共一席公告震驚各界,下午 3 點公告一出,全球加密貨幣價格斷崖式重挫,通過 ICO 融資發行的代幣跌幅最狠,有的跌破發行價,最高跌幅甚至超過 90%。

緊接著,火幣、幣安、OKex 等交易所出海謀生,而過去如雨後春筍般興起的小型交易所紛紛倒閉,數百家業者收攤、投資者血本無歸,中國幣圈「一夜暴富」的繁榮泡沫也「一夜破碎」。中國歷史性的加密貨幣禁令,發生在 2017 年 9 月第 4 天,後人稱之為「九四事件」、「九四禁令」。

區塊客當時還想,中國所有的加密貨幣業務都被當局「一網打盡」了,失去了交易所和中介平台,就像回到了上古時代,人們只能依靠口耳相傳來進行交易。豈料,美元穩定幣 Tether(USDT)後來竟成了中國加密貨幣場外交易(OTC)市場的「救世主」,今時今日,中國有 99% 的比特幣交易是透過 USDT 來完成的。

2017 年 9 月 4 日,這一天,比特幣報價 4,300 美元。中共當局還以為一聲令下,就能「勸退」懷著發財夢的「炒幣大軍」。殊不知,他們都是一群打不死的蟑螂。

九四事件一年後:禁得了 ICO,卻擋不住變相 ICO

2017 年末,比特幣迎來最輝煌時刻之後,2018 年市場表現並不理想,而由以太坊開啟的短暫「牛市狂歡」也僅持續了半年多。到了 6 月,比特幣跌破 6 千美元,其他幣種普遍跌幅高達 90%。隨著投資情緒漸冷,加密貨幣市場也進入寒冬、迎來了漫漫熊市。

2018 年 8 月中,8 家中國主要加密貨幣媒體的微信帳號被停權,微信支付、支付寶也開始禁止和加密貨幣有關的交易。北京、廣州前後宣布禁止承辦加密貨幣的推廣活動。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更公開表示,中國所有交易所和 ICO 活動,「露頭就打」。

這時,《天下雜誌》報導,在大陸走投無路被趕出來後,中國專門「炒幣」媒體、資本和社群,三方聯手將炒幣架構完整搬到台灣,甚至一度擔心台灣投資者可能會被「割韭菜」。

其實在這一年,中國幣圈異軍突起一家新的交易所 FCoin,受益於其平台幣 FCoin Token(FT)的交易挖礦模式,這家交易所只用了幾天時間,交易量就突破知名交易所幣安、火幣等日交易量的「總合」。

幣安創辦人趙長鵬曾評擊道,FT 的模式等於是在用 BTC、ETH 購買平台幣,「交易挖礦」不只是變相 ICO,而是高價 ICO。2020 年 2 月,Fcoin 宣告熄燈, 創始人張健表示,一切始於「數據出錯」再加上「決策失誤」, 預計無法兌付 7,000 至 13,000 枚比特幣,約合 6,860 萬 至 1.27 億美元。

2018 年 9 月 4 日,這一天,比特幣報價 7,300 美元。瞧瞧,怎麼禁得了 ICO,卻擋不住變相 ICO?最終反而讓雪球越滾越大。

九四事件兩年後:我發幣不行,你發幣就可以

2019 年可以說是加密貨幣「突飛猛進」的一年,開始進入群眾的生活周邊,各國積極發展區塊鏈技術與應用,並且加密貨幣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所認可,像是紐西蘭合法允許僱主以加密貨幣發薪、新加坡對加密貨幣支付免除 GST 消費稅 。

加密貨幣、數位資產這股風潮,已不僅止於風潮,這一年,社交媒體巨頭 Facebook 首次對外公開披露打算推出穩定幣 Libra 的念頭。或自知「數位貨幣」必然是大勢所趨,為應對全球加密貨幣日益普及,再加上 Facebook 宣布推行 Libra,綜合多項因素,中國人民銀行(央行)8 月 5 日表示,加快推進「數位人民幣」的發展步伐。

數天之後,中國人民銀行當時的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表示,中國自 2014 年便開始投入研究「數位人民幣」(DC/EP),歷經 5 年的籌備,「現在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了」,也因為這番言論,「數位人民幣」從此至今已成為全球焦點。

2019 年 10 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講了一句話:「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就這麼一句話傳出後,比特幣(BTC)24 小時內飆漲近 40%,甚至一度站上 1 萬美元大關,習近平效應對於中國持有大量 USDT 資金的投資人太有吸引力,湧進市場讓價格暴漲。短短一個晚上,全中國因為習近平的話而沸騰,隔天大小企業都快速釋出區塊鏈新聞稿,礦機企業更宣佈重啟 IPO 計畫,但接下來中國區塊鏈產業會如何演變?

2019 年 10 月,幣安還在中國推出了 P2P 平台,允許戶通過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購買加密貨幣,支付寶後來表示,不支持任何加密貨幣交易。 

2019 年 9 月 4 日,這一天,比特幣報價 10,775 美元。那年你禁了 ICO,說我的幣不是貨幣,不給發。今年,你說你也要發幣,而且不用宣傳就一夜轟動全球了。

三年後的今天:換了一身盔甲,中國炒幣大軍瘋狂依舊

三年後的今天,區塊客依然在這裡跟大家細說當年。自九四禁令以來,中國的加密貨幣熱潮卻未因此消退,靠著場外交易(OTC)迅速發展,現在仍然是比特幣交易的大宗地區,重要媒介則是美元穩定幣 Tether(USDT)

截止今日,中國炒幣大軍仍可通過 P2P(點對點)或場外交易將人民幣兌換為 USDT,再來購買比特幣或其他幣。USDT 匯到中國後,還是可以很輕易的在「非境內註冊」的交易所將加密貨幣換回法幣。數據統計,過去一年間,共計約有 50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被轉移到中國境外,這可能表明:「大陸民眾正試圖利用數位資產繞過外匯管制」。

今年 6 月,儘管幣安此前宣稱「已停止為國內用戶提供服務」,但陸媒記者調查後發現,幣安仍持續提供相關服務,被問及時更從容回應稱,「那只是個測試網站,網站大部分用戶來自埃及,而非中國」。筆者不才,都說是測試網站了,還哪來的用戶?

《央廣網》財經記者宓迪表示,從「幣安 Binance 官方」微博帳號的貼文中可見「幣安官網:binancezh.com」等資訊,接著進入網站完成相關認證後,宓迪發現,原來大陸地區的用戶仍可在幣安平台上開展交易。

還有更值得關注的是,以往 DeFi 在中國只是個「小眾概念」,凡是以 DeFi 為主題的文章都是被冷落。但今年就不一樣了,鑑於這幾個月對「流動性挖礦」的狂熱,DeFi 突然變成了「最熱門的話題」,吸引了商人、礦工和投資者,他們現在想知道:我該如何獲得「農場收益」?

2020 年 9 月 4 日,這一天,比特幣報價 10,320 美元。換了一身盔甲,中國炒幣大軍瘋狂依舊。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妹 Mel